日本人介绍中国乒乓球:聚散都在光阴里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欧普网 时间:2020/01/29 15:59:32
     今天,突然静了下来。
   
    其实一直也是很静的,不过是心里有水潺潺地流动。
   
    昨天,家里还是高朋满座。今天,就人去屋空。空得有点不真实。她们真的来过吗?
   
    她们真的来过。一个从遥远的呼伦贝尔。一个从北京。一个从秦皇岛。三个不同的地方,顶着炎炎的烈日赶来呼和浩特,就为了相聚。
   
    她们都是我故乡的朋友,都叫着很普通的名字:淑贤、迎春、燕子。她们走在人群里,大致也没有什么特别,可是,她们却在我的生命里不可磨灭:那些一同走过的艰难的岁月,那些一同度过的欢乐的时光,那些一同在青涩中挣扎着长大的影子,那些一同被年华无情地刻上了痕迹的回忆……
   
    那天听说她们要来,而且是后半夜两点钟到达,我一夜几乎没有合眼。不是不困,是睡不着。怕错过了她们的信息,怕她们找不着家门,也怕后半夜了不安全。
   
    清晨,她们来了。还是原来的样子,进得门来,横七竖八地在家里落座,随意着。看着她们都挤进卫生间一起冲凉,笑得叽叽咕咕的;看着她们穿着睡衣在家里走来走去,好像天生就在这个房子里生活一样。心里就想,一家要是有这么几个女儿,该是多么幸福。
   
    可是,这个幻想,美丽的幻想也就是在心底一闪。像天空的闪电一样,瞬间就飞散了。然后,看着她们拿着自己的行李,踏上各自的列车,回到她们的生活。
   
    一去,不知又是多少年。
   
    送她们走的时候,心里就想,淑贤十年前,正是2000年来过,会不会又是十年才能相见呢?那个时候,我们都老了,在一起,还是会像当年,以及现在一样,说说笑笑,空气被笑声冲得四处逃散。
   
    淑贤还是那么正统的样子吧,她的衣着、发型永远都是最前卫最新潮的,但是她却是骨子里正统非常的。我时常惊异于她的反差。
   
    迎春还是那么顽皮吧,她总是那么瘦小,让人怜惜。她比她们都大,却永远都是最让人心疼的。因为她的善良,因为她的纯净,因为她的顽皮。
   
    燕子还是那么大大咧咧吧,她那么自立,清醒,明白。凡事好像都不在心上,但是事事又都在心上。
   
    有时候真的不敢贪恋团圆、相守这样的念头,知道自己在扎根了的地方——这个某些时刻依然举目无亲的城市,就必定要横下一条心来,僵直着脊背,担一肩风雨。所以,小小的幸福每每经过我的心坎,我都偷偷地开心,然后珍藏起来。积攒着,心情灰暗的时候,拿出来,那些仿佛一根根火柴的温暖,点燃。那是会照亮很远的一段路的,往往也会带着我走出去。
   
    我知道,现在迎春和燕子都已经到家了,而淑贤还在路上。明天,她回到我的故乡的时候,一切又都恢复了原来的节奏。迎春继续她秦皇岛孤单而艰难的生活,燕子会奔波在她的事业的路上,淑贤又店里店外地念着她的生意经,我还继续码我的字挣点散碎银子。
   
    生活的河水就这样悄悄地流着,流到低洼处,汇聚成一汪碧水,而后又被分流了。我们都是那水中的一滴吧。
   
    而谁又在岸上?是记忆,抑或是华年吧?用慈爱的目光抚着我们的水纹,然后将所有的痕迹轻轻擦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