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谷歌play服务:吉林大学的腐败与黑幕(震撼的令人发指)(转载)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欧普网 时间:2019/12/14 18:02:05

         下面我要讲述的是一段发生在当今大学校园的事,这些事情也可能是当今的大学生都深有感触地发生在许多黑暗的大学校园的事。我所在的院校是吉林大学计算机科学与技术学院,她有着辉煌的历史,然而现在都已成为过去。
  发生在它身上的事也可能发生在你,在他身上和这个、那个大学,看看您是否感同身受。
  一 劫富济贫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长春就不是一个富裕的地区,学校里贫困生的比例也是异常的高,我所在的计算机学院贫困生更是多中之多,原因有三:吉林大学计算机学院在全国重点大学当中学费最低;长春的消费是全国各大城市中消费低的,只相当于北京、上海等的四分之一,有的学生本来能考上更好的大学就因为这个原因考到这个学校;至少在当年感觉这个专业就业的工作还是不错的,但现在证明并非如此。所以我们学院的特困生是非常的多。
  我这个班长还是有点来历的
  我来学校报到的时候就发现我们班级已经有了临时负责人,但给我的感觉是这个临时负责人说话办事都非常的不如人意,跟我想象中的心驰神往的大学当中的学生干部、学生会成员相距太远,而且感觉他和我们的辅导员刘丽霞老师很熟,后来听同班是黑龙江的同学说,他是刘丽霞老师的黑龙江老乡。后来我父亲来到学校一趟给我送东西,我把这个情况跟我父亲说了以后,他和老师 “交流”了一下,过几天,我就被通知成为了我们班的临时负责人。
  助学贷款、减免学费是国家对一些极其贫困的学生进行的援助,再入校不长时间,这项关系到那些贫困生能否顺利读完大学这一生死存亡的大事就开始了,学校为此下发了重要文件要把这一事情做细、做到位、做好,都是同班同学,感情都非常的好,我又是班级的负责人,自然把这一事情当成一件头等大事来做(这也是我进入大学后做的第一件大事),我和班级每一位同学都深入的谈过,了解过他们每一个人的情况,仔细地看过他们的证明材料,更重要的是从他们的日常生活中也能感觉出来,我把材料交了上去, 等到名单公布后,我发现实际情况与我想得并不一样,那些家里真正贫困的同学并没有得到国家的援助,而是有两类人获得了援助:一种是老往老师办公室跑得;和老师关系好的。即使有一些贫困的,也只是一些县一级贫困的,真正的国家级贫困并没有照顾到。我心里就产生了一些疑惑。大一的贷款和减免名单并没有公示,各个班级的情况各不相同,有的班级名额很多,有的班级却寥寥无几,但所选的人多是相似的。
  这个名额既不是按照班级情况,平均分配的(其实这样也不合理),也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最开始的说法是指由县级以上的贫困证明才有效,但是我看见有的同学凭着乡的贫困证明就能弄到减免学费,但是有的和老师处得不好的,拿了乡级的证明,老师就很亲切告诉他,学校的规定比较严格,没有县级的证明是没有效的,其实标准不是不存在,只是弹性太大。
  贷款和减免每年都有,后来我包括从其它的事情上也一点点地了解到,原来刘老师自有它自己的一套标准,那就是——交换。也就是说你要想获得贷款和减免学费,就必须从其中拿出一部分给刘老师,比例在20%——30%之间,只有深谙这条定律的人,才能获得实惠,这可能就是大学里的“双赢”吧。
  这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包括学校、学院的各种社会奖学金,例如东荣奖学金(2000元)等,他给了18班的班长赵迎新,是吉林省吉林市人,赵得了2000块钱,我们都让他请客,他只说了一句话:“这钱到我手的也没剩几个了”,后来才知道……。
  还有学校为了照顾困难的同学的日常生活,还设置了很多的勤工助学岗位,原则上都是学校有严格规定的,需要各级的贫困证明,而我见到的情况倒是,一些和辅导员关系好的同学在没有提供贫困证明的前提下,就已经的到了岗位,然后再回去补证明,有一次一个同学是在弄不到真的,刘老师居然借了他一张真的,做样子,到复印社做一张假的,真是大慈大悲的菩萨心肠。
  而那些所谓的贫困生在得到贷款和减免学费后,立刻买了手机,电脑,贷款的钱都给女朋友花了,我的一位同班“贫困”同学就是,上午通知他得到了减免学费,下午就把电脑买了回来,还让我们帮他抬。但最终造成的结果是真正贫困的同学没有得到资助,这还倒是其次,更为重要的是,银行的贷款没有人还,
  现在我们学校的还贷率不及百分之十
  中国银行已经不给吉大计算机的学院的学生贷款了,只能找其他的银行,其他的银行也不愿意带给学院。有个来自陕西渭城的同学由于经济条件原因被迫退学,……这只是其中之一。
  
  
  二 党同伐异
  古龙说过: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江湖就是政治,有人的地方就会有政治,就是江湖, 学生会就是江湖,
  做学生干部有什么好处?
  首先是钱 每年的各种工作奖学金少说2000元,这还不包括因为特权关系,可以很容易搞到各种特困生减免,助学贷款,以及各种补贴和伙食补助(是吉林大学用于援助贫困学生的一种伙食上的补助,半年1200元,都直接打到学生的饭卡里,大四这届的学生谁也没得到,全秘密的打到各班班长及他们亲信的人的饭卡里,以及助学的岗位,坦诚地讲,这其中的很多东西我本人就是受益者,
  其次 ,可以保送研究生,计算机学院的马达,后来当了本学院的学生会主席,他的情况非常特殊,吉大计算机学院以前本来是一个各方面都非常严谨的学院,但现在让人无话可说,计算机学院对学生干部的要求一直是非常严格的,成绩不好的根本不可以,更不要说四级等重要的方面了,在吉大计算机学院四级是对一个学生的硬性要求,那时候国家对四级也是有要求的,在大三换届选举的过程中,马达在四级没过的情况下,当选了本院的学生会主席,他直到大四才花钱提前买的答案,过的四级。
  马达的当选是有很多铺陈的,他本人是长春人,他的家长是吉大附属医院医生,(大家都清楚医生在现代社会的黑暗程度),他当初进入大学后他的家长通过关系花钱让他当上了班吉的临时负责人。在大二开学,也就是2003年9月初,新一年开始班级正常改选,全班同学选的是班级的其他同学,因为马达这一年的所作所为同学们都不太满意(具体的大家可想而知),想选自己心目中认为好的人,但马达和刘丽霞害怕将既得利益失去,刘老师就用减免学费、帮助办理助学贷款等多种手段威胁利诱软硬兼施,帮助马达贿选,但这都是有条件的,两者是一个利益共同体,一损俱损,一荣俱荣,刘丽霞2003年9月14日结婚,婚礼当天马达还有其他的几个班级负责人都去了婚礼现场,帮着刘老师忙前忙后,每人送了1000元,我也送了500元,他的家长还随了礼,具体花多少不得而知,但可想而知。另外,从大一开始到此时累计送的就恐怕连他们自己也不知道了。
  大三学生会竞选时,马达在四级没过等很多条件不符合的情况下,在刘丽霞的支持下当选了学生会主席,还为他扫平了竞选的障碍,在大二下学期期末,在没有任何原因的情况下,刘老师把这一批绝大多数“不太听话”的班长在没有任何理由和原因的情况下都全部撤掉,这其中也包括我。原因很简单,因为我就他们的一些做法很不满意,我自认为也算是“为民请命”了,还当面顶撞过他。于是我作为潜规则的破坏者被摆平了。在竞选当天,在正常情况下不给这些同学上台公平竞争的机会,造成学生会的职位空缺,为了挽回这面子上的过不去,她临时叫来一些它的亲信,把学生会的这些空缺名额补齐。这在学生中造成的影响是很坏的。
  在马达保研的过程中,她提供了大量的许假证明,还有很多“特殊的便利条件”,马达自己的“运作”也是非常成功的,他挂了很多的科目,并且一直到毕业也没有考过四级,根本没有资格保研,于是她就花钱申请支边保研,这个过程中有一个环节需要请中小学老师来听这些同学讲课(因为支边就是到边远地区当老师),马达从内部打听到净是哪个学校的那个老师,每个老师他及其家长都去“拜访”到了等等。刘老师为他大开方便之门,可见“师生感情之深”。
  计算机学院这么做也事有“传统”的,计算机学院的上一届学生会主席同时也是上一届的吉林大学校学生会主席徐昊,为了不挂科还申请奖学金,同时也抱住他的官位每科都申请缓考,更为过分的是大学英语2的考试他连去都没去,就得了优秀,这是那一届的学生都知道的。在我大二时组织迎新晚会时,我就在他旁边,他接了一个电话,我听他说:“那份卷子你替我写了吧”,我问他一句,什么事,他说:“一科考试,我现在哪有时间,让那个老师的研究生帮我写吧。”……后来才渐渐知道,他一个月以后做的这些缓考考试题都跟刚刚考过的试试题一样,所以很容易得高分,即使这样他也不愿费这举手之劳。
  徐昊在大一、大二两年期间根本就没有在校学生会做过,这是整个吉林大学都知道的,通过关系直接就当上了校学生会主席,这件事情在原来学生会中影响大,引起了原来的几个在学生会工作的副主席的不满,当天就有强烈的反弹,吉大bbs上“今日十大”大约都是这件事情,最后学校党委关闭了bbs,并且把参与法贴字回帖子的同学都进行了教育,有一个导员干脆就露骨地和一个同学说,“你听说过6·四 么?”
  马达的事情比其他来说真的不算什么,由此可见这种“黑金”政治也是由传统的。
  第三 保证不给挂科。 对于班级负责人的学习成绩他本人和老师都是非常关注的,因为计算机学院历来非常注重学习,是不允许挂科的,班级负责人成天呆在导员的办公室,和老师套近乎,基本不学习,到期末挂科了,他们每人花
  300块钱,由刘老师和各个科室的教研室的老师疏通,最后的成绩基本畅通无阻。
  有一件在吉大传为“美谈”的事,那就是她亲手提拔的团委副书记,吉林大学校学生会第一副主席兼南区主席庞冲在大三上学期计算机图形学的考试过程中,携带小抄作弊(吉大如此知名的学校管理是起码应该是严格的,他竟这么做,由此也可见学风是多么败坏,被她惯坏的学生是多么的嚣张),被考场老师发现后当场清出考场并作出了严肃处理(考试作弊考生作弊都是记过处分,是没有学位证的),庞冲出考场后直接联系了正在巡考的刘丽霞老师,刘老师甚至没有通过监考老师的同意,很霸道的领着庞冲直接走进考场,把庞冲送回到考试时的座位,然后又把监考老师叫了出去,通过他们的“沟通”,庞冲不但可以继续考试,而且刘丽霞还把监考老师刚刚写完的“考生作弊通知单”当场带走,这件事情在学生中影响很坏,当天晚上在吉大的bbs学生们都义愤填膺,认为这种明目张胆的做法太过分了,也在全校炒得沸沸扬扬,这件事全校皆知,后来学校迫于压力也只给了庞冲一个警告处分,事情并不算完,到现在大四下学期时,刘丽霞在庞冲还在挂科的情况下,硬性地给了他一个一等奖学金,不但解除了处分,庞冲还名利双收,也是“因祸得福”吧。
  凡事由小渐大,这只是吉大在学术腐败上的一种体现,一个缩影吧。正是由于这种十分不好的学术氛围和环境,就导致了吉林大学计算机学院的学风不正,学生学习不刻苦,挂科、降级、甚至因为成绩原因退学的大有人在,能用钱摆平的就相安无事,没钱的贫困生就只好降级,退学,每年计算机学院降级的学生有100多人,这就很能说明问题。
  由这一个小点,可以看到计算机学院的大面,计算机学院的优秀教师已经流失殆尽,由中国计算机鼻祖王湘浩院士创建的计算机学院,曾经在全国计算机专业中排名前三的计算机专业,现在沦落了……
  计算机学院作为如此前沿的理工类科研型学科,连一个院士都没有,知名的老师全都走了,王湘浩先生去世了,管纪文出走英国,刘叙华成了植物人,蒋云飞奔赴中山大学等等,不胜枚举。一些有前途,有追求,有水平的老师都不堪忍受如此糟糕的环境,远走他校,一些优秀的研究生也都追随着老师走了,优秀的教师和研究人员越来越来越少。结果是:现在的计算机学院在全国计算机学科排名第21位,可见千里之堤,溃于蚁穴。一些看起来是小事的事情,其产生的恶劣影响是深远的。
  
  
  三 祸起萧墙
  
  小怜玉体横陈夜,以报周师入晋阳
  刘丽霞做的这一切是有根基的,她在大三下学期破格提拔为计算机学院团委书记,院学生工作办公室主任,吉大是一所非常保守的学校,凡事都讲究论资排辈,吉大的规定是:只有从事学生工作5年以上的辅导员老师才有资格被提升为
  学院团委书记,刘丽霞从2002年吉大艺术学院一毕业开始担任,我们是她带的第一届学生,这时她即使满打满算也才是两年半,根本就没有资格,这来自于我们学院主管学生工作的党委副书记唐立山的“特殊”提拔, 彼此之间是很深的裙带关系,有着更深的利益联系。05 末年东窗事发,学校在普查资历过程中,查到了刘老师的一些材料不真实的问题,撤掉了她团委书记的职务,唐书记也得到学校的警告。
  刘丽霞老师的这种“做”法,是有很深的渊源的,他以前在吉大艺术学院当学生时,就是和他的辅导员老师搞在了一起,在他的辅导员老师也是她男朋友的“帮助”下,他在艺术学院时并不出众的她显得异常“出众”,几乎囊括了所有可以得到的荣誉,是个“当之无愧”的大满贯。她也破格得到了留校任两年辅导员然后保研的资格,他们都是“殊途同归”。2003年9月14日她和她的这位辅导员老师的师生恋出于利益交换的原因最终有了结果,两人结了婚,这个婚礼前面也已经提到过。
  但骇人听闻的是,她大三下学期在已经顺利保上研之后,并且经过运作也“破格”提上干之后,就和原来的丈夫离了婚,当时她的丈夫工资都没有她的高,地位也不如她。这个在吉林大学的恶劣影响是很大的,但并没有对她产生实质性的影响,虽然由于这件事对她影响很坏,她的院团委书记也被闹得不干了,但仍然继续担任院学生工作办公室主任,这来自于他的顶头上司对她的“特殊眷顾”,正是由于有了这样一个强有力的“保护伞”,可能还有其他的“保护伞”,只是我们不得而知罢了。她才有肆无恐,肆无忌惮,每次开学包括节假日等等,他都要收回礼,而且学生给她送的礼特别熟的像马达,庞冲等就送到家里,普通同学来送礼她就直接放到桌子上,根本就没有任何忌讳,这时计算机学院学生都知道的。想办什么事,给她送礼就直接送到办公室去。
  
  
  
  
  
  总结 我不是愤青
  
  
  
  我不是愤青,我也不希望揭露这些事情,我相信很多人看了会有共鸣,认为我说的是真实的,在自己的身边有所体现,就足够了。以上提到一些人,无非是为了增加说明的细节的真实性。在现在的大学,如同社会中一样,有着种种的,不能冠冕堂皇拿出来的潜规则,对于我这样的违规者,就要摆平,被淘汰掉。一切的根源决不是什么人造成的,处理了这些人,用不了几天,即使换了新人,都会被这个大环境所同化了,我的目的是能够引起有关教育界人士的注意,彻底的改革基层辅导员及院校基层的学生工作方式、体制、制度。这种恶劣的情况继续下去,后果是很严重的。年轻的人们都会因此丧失对于社会,国家,乃至党的信任。
  
  
  
  我们在大学以前,虽然也很虚伪的活着,但至少还没有人公开的告诉你做人要说假话,办坏事才能生存,到了大学一夜之间这些面具都彻底地撕破了。等你念完了大学,却发现以前的所有教育都是错的,都是骗人的这是一个多么残酷的现实
  
  于是青年们失去了理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