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城足球:特异功能现象--超自然力的演示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欧普网 时间:2019/10/22 07:41:41
   我被一种不知从何而来的力所支配,身体就像钟摆一样前后左右地摆动:向左,向右,微向前倾,又往后斜倒……。突然,感到自己要摔倒,但没有倒下,仿佛有个东西把我牢牢地固定在倾斜的姿态上。我想这副模样是多么离奇古怪的啊!由于有这种想法,我反而感到十分惬意。此时那种神秘的力又重新将我扶正。
  “现在您已经首次领略到思维暗示——不用语言提示的效力了。”站在身后的试验者说道。
  几年前,我认识了阿尔贝特·维涅吉克多维奇·依格纳杰科。他是苏联心理学者协会的院士,心理学试验“人,你的能力”项目的实施人。打那次起我就尽可能参加依格纳杰科的各种演示。一向不信任何什么奇迹和超自然力存在的我,开始被这种无法解释的身体不由自主地被拉动的现象弄糊涂了。如今我观看他的演示时,已经有点另眼相待了,虽然其中许多奥妙依然叫人纳闷。
  依格纳杰科可以瞬时记住几百个数字,并能倒背如流,准确无误。一个有25个方格组成的,每格都填着数据的正方形摆在那里。依格纳杰科只须在一刹那间瞟一眼,就能凭记忆说出这个方形横、竖、对角线、四周填写的各个数字情况。
  有一次,在明亮的舞台上分别摆置着15个苏联作家的肖像,舞台右角有一块画着100个大小不等小圆圈的可旋转黑板,左角则是块教室用的普通黑板。依格纳杰科坐在一张椅子上,与黑板并排;嘴里含着一只囗琴;右脚趾夹着一根铅笔,铅笔下面是一张纸;左脚趾头则按在琴键上;手中捏着一根粉笔。几根电线分别从他的手脚一直引到被接通的仪表上,会场一片沉寂,只见依格纳杰科瞥一眼肖像,尔后转回头慢慢地说:“准备!”
  顿时,台下的观众纷纷向他提出种种问题和要求。一个述课文让依格纳杰科记在黑板上;一个说出好几个两位数字要他立刻算出乘法得数来;第三个人旋转着画圈的黑板要他当场点数。同时,他用夹在右脚趾上的铅笔绘画;用左脚趾按键弹奏乐曲;用手调正指南针;用嘴吹奏着囗琴(在回答问题时才中断吹奏)。此外,还凭记性说出1万年内任何一个星期的日期,并应观众要求减缓自己的脉博和提高体温与血压……依格纳杰科不但在同一时刻要完成13个不同的动作,而且一切都做得丝毫不差。
  记得我第一次观看依格纳杰科这个表演时,急不可待地等着表演结束,便问他:“这么说,现在已表明你的脑子的工作是满负载了?”他笑了起来:“不,当然不。我不过让头部的两个脑半球同时投入工作。这对人来讲是完全可以做到的。”
  依格纳杰科在另一种场合之下表演,有许多人自告奋勇地上台配合。依格纳杰科要让他们去完成某种与个人意愿相违背的事,而每个人都抱着自信心理,说自己不受导演的支配。
  依格纳杰科提出的却是一个最简单的问题:“您叫什么名字?”一位小伙子靠近麦克风一本正经地答道:“柳特米娜·兹契娜。”(注:女性名字)立刻他被自己的回答窘住,吃惊地望着哄堂大笑的观众。轮到挨着他站着的约30岁的男人回答,他笑容满面地对着麦克风脱囗而出答道:“可罗科吉尔·杰娜。”(注:鳄鱼)。顿时他笑容消逝,企图弄清这些话怎么从囗中冒出。
  “也许是偶然的?那好,请您再试一试:你的名字叫什么?”
  “巴巴·费尔娅。”(女性名字)
  现在,参加试验的人已经不再发笑了,他们困惑地相互对瞧着——一种什么力量在控制着他们呢?
  人在生活中的所见所闻都会译为电码信息印在自己的潜意识里,但不容易表达出来。依格纳杰科在他的试验中仿佛能打开人身上的“暗示闸门”,通过心灵指令将像是遗忘的往事调动出来。一个学生无论天分多高,也做不到把课堂上所听讲的话一字不漏地记住。但是,只要让学生与依格纳杰科相互“勾通”一下,他就能逐字逐句地将教员说的一切复述出来。
  依格纳杰科通过试验提出,所谓“信号暗示”确有其事。1986年在苏联克列明涅茨市就曾发生过这样的事。依格纳杰科暗示某学校的9年级一个学生在外语考试时去取第8张的试卷,这位学生确实这样做了。他走近放着试卷的桌旁,手立刻会伸向其中一张——打开一看,其号码正是8。多年来进行诸如此类的试验不止一次。
  难道潜意识还会具有“看”的功能?从事此项试验的心理学家没有否定这种假设。
  在邀请台下观众上台配合表演之前,物色将与他合作的对象本身是不知不觉的。也就是说,他用不着接触观众,就可令观众从座位上离开。这样依格纳杰科可以考验出每一个人对提示的感受程度。对此感受会因人而异。以后我才知道这叫做“遥击”,只有在征得观众的同意下才能演它。
  专家们对此做出如下解释:所谓“遥击”是因为依格纳杰科能聚集、浓缩自身的能量并能隔着距离将它释放出来所致。
  “我发现自己具有这些特异功能还是在我儿童时代。”依格纳杰科说。
  以前,在依格纳杰科学习的班级里,接二连三地发生了许多古怪离奇的事。一个被叫上黑板来的同学突然“粘”在课桌上动弹不得;一个学生在一整节课上一句话都发不出来,仿佛他的舌头被人割去一样……校长显然知道谁在课堂上捣鬼。他把依格纳杰科喊到自己的办公室里,非常严肃地警告他:“要是再干一次这种试验,就给我滚出学校!”
  只是在依格纳杰科考进尼古拉耶夫师范学院时候,他才真正注意到自己的这种先天的本领。这驱使他进到了心理学试验室,在这里他很快就主持了暗示课题小组的工作。
  几年前,在莫斯科和列宁格勒的学者开始对生物场进行研究。研究结果表明,当发功时,那双特异的手的周围物理场发生了变化:因人体生物化学反应加剧而引起了光学仪器里微光的增亮,红外线释放,磁场增强,同时电场也出现了低频率的波动。研究小组证实了通过它可以获得人生理状况的信息,甚至可以隔着距离对人产生反应的“感觉通道”。
  已经下了三天三夜的雨,我的情绪坏极了,我无法忍受,便驱车上依格纳杰科那里去。奇怪,
  他面前,我心平气和,自我感觉完全两样,是怎么一回事?
  我刚进屋,依格纳杰科就凝视着问我:“心境欠佳?”我耸耸肩膀算是回答。
  “须知人乃是宇宙之生物,天气不好人也难受。”
  沉默一阵之后,他向我提出:“你要不要看一看在莫斯科你家正发生的事情?”
  我禁不住笑起来。但就在这一瞬间,我觉得心中那种惶惶不安的情绪正是家里人焦急惊慌的心情引起的。这就是原因所在。当时在我的面前出现幻影,异常清晰地看到了我家的住宅。我确实没有自寻烦恼,是家里人在争吵!
  就是现在我也想象不出,当时在莫斯科住宅里“呆”了多长时间。当我从幻觉中醒悟过来后,我急忙跑去打电话,把当时发生的一切统统告诉给家里人。只是完全忽略了这种做法可能带来的后果。而这终究发生了:实验家依格纳杰科还必须去消除家里人因惊吓而引起的神经错乱——当然他是隔着距离做的。
  正如我前面提到的,那天正下着雨。依格纳杰科突然中断了谈话。只见他伸出一只手,手心向上,几分钟一言不发。此时确确实实在我的双眼里原来暗灰色的云层变得明亮起来,浓厚的云被弄得稀薄、被驱散了。突然艳丽的太阳在天空发出光茫……
  他又突然问我:“现在自我感觉如何?”
  “简直是太好了!”我并非居心不正。
  “您曾问我为什么要耗费自己的精力在表演上?您现在差不多也回答了这个问题了,因为这可以唤起人们心灵的力量。我把做这项工作称之为‘净化’,我认为它很有意义。最近,地球上经常发生天灾——地震、火山爆发……这使我感到特别不安。也许,你们对此会觉得好笑,但我坚信;任何富有侵犯性的念头都会给生物层带来危害。苏联科学院士B·N·彼尔纳特金关于物质进化即是生物化学和其他自然的作用综合的观念合乎规律地给众多学者带来产生智慧的思想。
  正是这种智慧应该承担起今后全部生命发展进程的责任,正像几百万年前有机生命所承担的责任一样。”
  “对。但这又和人类的希望相联系?”
  “人类的希望是无穷无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