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梅怎么吃好吃:新人文主义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欧普网 时间:2019/12/06 09:08:30


新人文主义
 
大卫·布鲁克斯

 

在我的职业生涯中,曾报道了许许多多政策失误。苏联垮台时, 我们曾派出多组经济学家,而对让那个社会陷入泥潭的信任缺失却置若罔闻。进入伊拉克时, 我们国家的领导人对这个地区错综复杂的文化以及萨达姆恐怖政权垮台后引起的心理余震没有准备。

我们的金融机构建立在银行家都是理性动物,决不会一块儿做任何愚蠢的事情这样的认识上。过去30年来,我们尝试不同的方法重组我们的教育体制——试验大大小小的各种学校,又是公有私营,又是教育券——多年来,教育体制一直绕开了中心议题:师生关系。

我终于认识到,所有这些失误均来自一个单一的失误,即依赖一种对人性过分简单的认识。在我们的社会里有一种流行的观点——不但存在于政策领域,而且存在与许多其它领域——那就是我们是被分割的生物。值得信赖的理性与值得怀疑的感情是截然分开的。社会已经进步到理性可以抑制激情的阶段了。

这种观点在我们的文化中已经造成扭曲。我们强调理性和有意识的东西,而对下面的机理说不清楚。我们真的擅长谈论物质上的事物,并不善于谈论感情的东西。

我们教育孩子时,注重的是可以用分数或大学入学考试成绩来衡量的特征。但是,我们在诸如品格、如何建立人际关系等最重要的方面,往往却保持黔默。我们的许多公共政策是由那些只懂得可衡量的、能计算比例的和可量化的关联关系的专家提出,他们往往忽视了其它所有问题。

不过,正当我们在这种残缺的人类性观中挣扎之际,一种更丰富、更深刻的观点回到我们的视野。这种观点是由横跨许多不同领域的研究人员带给我们的,研究领域包括神经科学、心理学、社会学、行为经济学等等。

这个不断成长而分散各地的研究团体给我们提出一些非常重要的见解。首先,大脑中的绝大部分属于潜意识部分,那里是许多最为深刻的思维活动发生的地方。其次,情感并不应该具备推理功能;我们情感性将价值赋予各种事物,并构成推理的基准。最后,我们并不是构成各种关系的个体。我们是社会动物,彼此深深相互渗透,我们从各种关系中浮现出来。

这个研究团体显示,有关人的本性,强调个人主义和理性的法国启蒙观点是错误的。强调社会情感的英国式观点更能准确地揭示我们的本性。研究表明,我们并不是可以分割的动物。我们的进步并不仅仅在于理性战胜激情。我们得以繁衍,也因为我们培育着自己的情感。

综合这项研究时,你会感到,在从商业到家庭到政治等一切方面,你得到不同的透视观点。你会对人如何分析世界注意的会少一点,而对如何从心里认识并组织这个世界注意的会多一些。你会少注意个人的特征,而会更多地注意人与人之间关系的品质。

你会对人力资本持不同的看法。过去几十年里,我们一直倾向用非常狭窄的方式定义人力资本,只强调智商、学位和专业技能。所有这些显然都很重要,但本项研究揭示出了从推理到情感一系列范围较宽更深刻的才能,这些才能可粗分为以下几类:

协调(Attunement):进入其他人心灵并了解他们说提供的知识的能力。

平衡(Equipoise):平静地监测本人心里活动并纠正偏见和改正缺点的能力。

玫提斯(Metis):可以观察世界格局,从复杂情况中归纳出要点的能力。

同情(Sympathy):与周围人达成共鸣并在团队中茁壮成长的能力。

感觉及感情亲和(Limerence):与其说是一种才能,倒不如说是一种驱动。有意识的心灵渴望金钱及成功;但潜意识的心灵渴求升华的时刻,这时颅骨线已经消失,我们迷失在对另一个人爱中,迷失在一项任务的挑战之中,迷失在上帝的博爱里。有些人对这种驱动的感觉比其他人更强烈。

西格蒙德·弗洛伊德提出自己的潜意识理论时,对社会及文学产生过巨大的影响。现在,有关我们的本性,数十万研究人员正在提出一种更为准确的观点。他们的工作属于科学范畴,但却将我们的注意力引向一种新的人文主义。这种观点开始显示,感性和理性是相互交织的。

我估计他们的工作将对文化产生巨大影响,将改变我们对自己的看法。有一天,也有可能改变我们的决策者观察世界的方式,谁又能晓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