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梅树几年结果:那一场不可避免的流浪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欧普网 时间:2019/12/07 06:33:00
那一场不可避免的流浪作者:柏名

“不要不承认,就像食肉动物,无法再食草一样。每一个出走的人,都以为自己随时可以回家。而这正是人生的悲剧:其实,家,在你转身离开的那个瞬间,已经永远无法抵达。”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节后综合症,自己陷进了一种无法自拔的懒惰情绪,什么也没做,突然对工作有了难以排解的厌倦情绪,加上最近的一些变动消息,心情很低落,想到一篇文章里那样写:年轻时免不了一场颠沛流亡。心忽然就纠结地痛一下,于是又想回家了。然而自己也知道,这样一遍一遍地说给自己听的,不过是对抗恐惧的一种障眼法,那个故乡,是无法轻易就回去的,就像,就像见过五光十色的艳丽画卷的孩子,是不肯轻易愿意回到单纯的黑白世界里去的。这样的不可避免的流浪,是自找的。

那天在饭桌上,情绪突然爆发,我想了很多,想了很久之后的事情。于是对妞说自己真正恐惧的,是回不去家的孤单。在这里,嘴上总是唠唠叨叨说要回家,因为父母在那里,那里是一个家。然而若干年后,当父母不在,我即使在那个家里,又能怎样呢,那时我不是会无家可归吗。说起来,我就仿佛置身于若干年之后,眼泪簌簌地掉下来。妞见此景慌张起来,她安慰我说,那时候不是还有老公和孩子么?见到妞那样不知所措地安慰,心里虽然嘲笑自己杞人忧天地乱想假想,但又明确地知道,没有谁会始终陪着你的,今天我的孤单可能来自于一个人在异地的打拼,然而之后,那种踏实自在的回归,仅仅因为婚姻就轻而易举地得到了吗。自己一时也不知道,那会是怎样一种解脱。

不久之后,还是需要找房子,搬家。不愿意多想,我厌恶这个寻找、搬离的过程。自己总是在想,每一年,都要在这个城市寻找一个容身之处,今天在这里,明天就在那里。说实话,自己不喜欢这样的迁徙,小时候自己总爱编故事,一个男孩子总是会站在女孩子的窗前,轻轻敲窗打声招呼。那习惯多年不变。也许有一天,两人都长大了,谁也不见谁。但只要经过那个熟悉的窗前,男人就会想起那个听敲窗的小女孩,女人也会总会在记忆里看见窗前的男孩。但是这样的浪漫几乎是在自己的生活里绝迹的,我像一个随时准备打包离开的过客,在城市里,城市之间游走,停留的时间越来越短,频繁地来去,甚至没有时间仔细去想。

我曾写信给你,说我像一只鸟,一心想飞得高,飞得远。那时我委婉地拒绝着你,却最终发现,当自己真心想停下来,生活却早已不给自己这样的现实。有很多不得不去做的事,例如流浪。

文字好久也没有写给自己了,真的感觉生疏了很多。这个博客里的每一篇文字,都像是对着镜子和自己对话一般,今天的对话,略显困难,因为我好像找不到自己了,好像很难面对自己似的。为何在过年之后,面对新的开始,新的机会,却开始发慌,开始恐惧,恐惧着自己的未来,恐惧着自己是否能胜任这份工作,恐惧着自己无法摆脱的孤单。

什么都不想面对的时候,反倒最能看见自己。我又翻出那本《爱因斯坦的梦》,读其中的时间故事。时间可以倒回,时间可以缩短,可以延长。在那些描绘地极具质感的文字里,你仿佛能看到时间的模样。很久没去王府井了,那天晚上经过那里的教堂,我想起了最初自己许下的愿望,那时偷偷从课堂跑出来整夜在王府井的KTV里唱歌,清晨疲惫地坐在王府井步行街的座椅上等太阳升起来,那时自己默默在心底里说,要来这座城市,因为喜欢这样的疯狂。骨子里,就向往这样的街头,向往这样无拘无束的生活,我还是爱幻想,不懂生活真正的艰辛。

我对妞说,也许就是某一个瞬间,就是当初坐在这个街头等黎明的瞬间,让我今天为此付出了更多,牺牲了更多。妞低头沉思了半天,很久之后她说是。我笑了,男人和城市也具有相同的道理,因为某一个瞬间的迷恋,也许此生都要为之付出代价。我和妞相视大笑。

道理总是得来很简单,脱口而出的话很容易就总结了我们所经历的过往。可是这一总结,就草草描摹了近十年的生活。时间真的是相对而言,时而被拉长,时而被浓缩的很短很短。

其实有时候自己真的怕,就此淹没在疲于奔命的工作和生活现实里去,很多感慨,但会说服自己不要去想,忘记去写。于是连我自己都被自己埋起来。我怕那样的麻木,怕那样的寂寞,怕自己难以面对自己。所以才会在很久不写博客的时候,写不出来自己的语言的时候,焦急地慌张地害怕。有时候,为了所谓的梦想也好,偶然也好,我已经丢失了很多东西,不得不去抛开自己无法掌控的东西,也试着安慰自己,有得才有失。然而你知道有一样东西是你能拥有的全部,当它也会不经意间找不见,再也找不见,那才会疼痛无比。

那天看文章,看到“痛彻心扉”这个词。曾经以为只有爱情,才会让人心疼。后来慢慢了解,爱情自有悲喜,但不会疼痛难忍。当你偶然体悟到时间,瞥见自己,才会猛然疼起来。过往里的每一次告别,每一次相遇,每一次离开,每一次重逢,都好像带着时间的神秘感和宿命感一样,让你对生活又爱又恨。

明天周一,还是要去面对工作,我也做好了全面接受领导的批评和指责,也准备好接受一切皆有可能的变动和告别。即使内心再充满恐惧,还是要克服并且咬牙坚持。反正你知道,这是一场不可避免的流浪,浪漫也好,残酷也罢,开始了就无法喊停。

有时候阳光很好,

有时候阳光很暗,

可这就是生活。

有的梦想很小,

有的梦想很大。

但它总能带你走到更远的地方。

有时梦想很近,

有时梦想很远,

可总有一天,梦想会成真。

借用那篇文章的结尾,就悲壮、豪迈地继续吧。

P.S.  现实里,没有一个固定的房子的窗口,可以望见那个等候的小男孩。但是记忆里有,做梦的时候,总是会梦到那扇窗,此处省略56个字……

2011年2月20日星期日10:10:19 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