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梅树苗怎么种植技术:成都统筹城乡经验探析:政府不介入让农民自主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欧普网 时间:2019/12/13 10:07:42

成都统筹城乡经验探析:政府不介入让农民自主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3月11日09:53  CCTV《今日观察》

  如何能够让农民和城市居民享受一样的待遇?统筹城乡的过程当中,怎样确保农民利益不受损害?统筹城乡发展的大目标如何实现?央视财经频道主持人陈伟鸿和特邀评论员成都市常务副市长孙平、著名财经评论员刘戈共同评论。CCTV2《今日观察》两会特别节目《2011中国经济新动力之四-统筹城乡的成都试验》,播出以上节目内容:

  成都农民工将和城镇职工享受社保同等待遇,农村产权制度改革积累出怎样的新经验?全国统筹城乡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成功哪些新探索在涌动?

  孙平:每一项制度已经惠及到成都的600万农民

  (成都市常务副市长  《今日观察》特邀评论员)

  过去农民工和城市职工在同一个单位工作,他们的保险水平是不一样的,现在这样就相当于让他们在社会保障方面同工同酬了,所以这是一件大事。但是这件事实际上影响的人不算多,只有不到100万人,我们做的让城乡社会保障统一,实际上远远超出这个范围。比如我们在农村已经建立了农村养老保险,而且实行的是城乡养老保险制度,就是城乡居民都是一个制度,是一个标准。比如我们的医疗保险现在已经达到了比较高的水平,2010年,我们统计了一下,农村居民住院报销率已经超过73%了,基本上接近74%,也就是农民过去最怕生病,一生病就要返贫,现在你生病了,我们的医疗保险制度可以报销,大病可以报销74%左右,这个问题就可以基本解决,跟城市也差不多了,这每一项制度实际上已经惠及到成都的600万农民。

  刘戈:成都已经在城乡一体化的进程中走到了新的分界点上

  (《今日观察》评论员)

  现在就是4月1日即将公布的办法,原来很多农民工进入城市,有的要求如果你到城市里定居,就必须把农村里的耕地权益放弃掉。用来换取你的社保。还有的就是如果你不放弃原来的这些东西,你在城市里就没有,那么成都的实验就推动和解决了这个问题,成都已经在整个城乡一体化的进程中走到了一个新的分界点上。

  张晓山:工业反哺农业  城市带动农村

  (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农业发展研究所研究员  《今日观察》特约评论员)

  在整个农村发展过程中,有一些农村的合并是一种趋势,但这里面有两个问题:第一,要尊重农民的选择,要完全是农民自愿的基础上,而不是我们通过行政命令搞运动的方式;第二,在农地转为非农用地或者整个农地连片开发,这个过程中产生的增值收益,这部分应该主要由农民享有,也就是说由农民来分享城市化工业化进程所带来的红利,这样用工业反哺农业,城市带动农村,就有一个坚实的基础。在这样的情况下,农村或者进城的农民能够得到各方面的保障,留在农村的农民能够得到整个工业化城镇化进程带来的增值收益,促进发展现代农业,所以这两点是比较重要的。

  郑风田:户籍是目前城乡一体化最需要解决的

  (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副院长)

  目前我国城市化比率是47%,但是真正拥有城市户籍的人只占28%,也就是说还有19%的人在城市生活半年以上,但是没有城市户籍,这些人在农村老家还保留着房子,在城市里面又买不起房子,也没有户籍,孩子上学也有各种各样的问题,这是目前城乡一体化最需要解决的。

  刘戈:农民的权利得到了尊重

  (《今日观察》评论员)

  成都都江堰的鹤鸣村是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的安置点,这里新建起来的房子非常得漂亮,像一座座的小别墅,但和别墅不同的是,它下面有很多的菜地,这是为了照顾农民原来的生活习惯。另外。村子里还有一些老房子没有动,这是由于他们对政策有不同的理解,不愿意去建设自己的新房子,但是他们的权利得到了尊重。

  韩成忠:村里尊重了我的意愿

  (鹤鸣村村民)

  当时我决定不搬,我们村长书记都来找过我两三次,我说我病了,不好修房子,没精力。

  向延安:搬入新居我满意

  (鹤鸣村村民)

  住在新房子里感觉舒服满意些,比旧房子安逸。一个院里头,环境卫生都方便,舒服满意,搬入新居我满意。

  孙平:基本原则就是由农民自主  农民说了算

  (成都市常务副市长  《今日观察》特邀评论员)

  刚开始行政意愿多一些,但在实践中间,我们发现农民自愿的效果好得多,所以现在自愿的程度已经比较高了,或者说非常高了。我们农村产权改革提出了一个基本的原则,就是农村的事由农民自主,农民说了算。从08年以后,涉及到农村生产生活条件的改变,都交给农民来研究决定,这是个分水岭。

  其实,农民真正到城市里,就不会有意见了,他有充分的心理准备,物质条件准备,因为他的就业状况已经发生了根本的变化。现在问题矛盾在,就地改善居住条件的那一部分相对集中,相对集中以后,公共服务基础设施提供起来更方便一些。现在有楼房也有平房,但现在跟过去不一样了,因为过去房子里面有猪圈,过去屋前屋后有自留地,种菜很方便,现在一集中以后,条件已经发生了比较大的变化,所以有很多农民还是有意见。

  现在农民的意见实际上,对现有的生活方式他们是满意的,对过去的生活方式,还是留恋的。因此他有一个矛盾在里边。现在随着他们的生活条件的改善,就业条件的改善,这个转变应该是很快的。实际上就是有减有舍,关键一个问题就是是不是自愿,假如是自愿的,他就有充分的思想准备,心理准备,这些抱怨他会自己解决,所以自愿是非常重要的。

  刘戈:要充分考虑农民的生活习惯

  (《今日观察》评论员)

  其实我们是带着疑问去的,去了以后,我们在一个村子里,发现至少有七八户人,最后他们的老房子都是在的,而且在整个房子的设计当中,考虑到了农民的生活习惯,它在房子旁边就有菜地,但是也有一点问题,比如有的农民家里还想养个猪啊,养个鸡,这样可能现在就不像以前那么方便了,但是现在很多地方,村里会专门去建设猪舍和鸡舍,集中去饲养,这样既能保证副业收入,同时也让大家的环境变得更好。

  在城乡一体化推进的当中,未来农民能够获得同城待遇,面对这样一个目标,现在还有什么样的篱笆需要破除?

  鲍志全:村里需要老年人的活动场所

  (太平场社区12组社区议事会成员)

  老年人的活动场所,一到下午老人就出来在车棚里和车子上坐着,或者在临时性的花台边上坐着,我看了心里不太舒服。

  钟义:社区里设有老年活动室

  (太平场社区书记)

  其实我们社区的地下二楼老年活动室就是提供给老年人来活动的,免费棋牌、包括茶水都是免费的。

  刘戈:相信村民议事会  相信群众的智慧

  (《今日观察》评论员)

  你参加了村民议事会以后,你就一定会相信群众的智慧。举一个例子,有一个村子里,以前在土地流转的时候,有一种传统就是增一个人要增一分地,减一个人要减一份地。现在要土地确权了,要确定每一个人到底多大一块地,那么现在有怀孕和刚生下来的小孩在等着排队,在要属于他们的那一份地,如果这个事情交给政府,就很难办,但村里经过讨论,最后决定了在某月某日下午5点钟,如果拿来三级医院里的怀孕7个月的证明,那么这个孩子算数,就能有他的那份地,有他的那份款,这个矛盾就非常好的化解了。这种充满了智慧的解决方法就在这样一种充分的民主制度下产生。

  孙平:政府不介入  让农民自主

  (成都市常务副市长  《今日观察》特邀评论员)

  现在主要是村民自主的问题,要让农民自主,那么流转不流转首先是他的问题,由他们自己来确定。我们在实践中间发现,农民很聪明,他作为市场主体不会比我们差,所以他的利益会充分的去维护,为他们去担心流转的价格低了,完全是多余的。另外,现在村民议事会的效果非常好,这就不是我们的创造,而是农民的创造,这是他们过去长老会的传统,他们的传统遗留下来了。2008年,我们搞产权改革,2010年颁证的时候,矛盾非常多,我们就定了一个原则,这个事,我们别介入,一介入矛盾很多,所有的矛盾就全堆到政府来了,那么现在让农民自主,移交给农民了,实际上这个议事会在我的印象里,至少是5个村同时产生的。

  孙平:最根本的是要让农民自主  让基层的治理机制和管理民主化

  (成都市常务副市长  《今日观察》特邀评论员)

  下一步我们还是按照十七届三中全会决定的要求,一个方面是让公共资源在城乡之间均衡配置做得更好,现在农民公共资源已经配置了,社会保障、社会福利制度已经建立起来了,但是跟城市还是有差异,我们要逐渐的把它拉平。一个方面是让生产要素在城乡之间自由流动,这方面有很多障碍需要我们破除。比如首先要解决农民最大的财产——土地,被土地所承担的社会保障权,因为农民的土地就是他的社会保障,现在这个改革就是把土地的社会保障让政府来承担,最根本的一点还是让农民自主,让基层的治理机制,基层的管理民主化。

  (《今日观察》栏目播出时间:周一至周五21:55—22:25)

  新农保试点今年将扩大至40%县 十二五将全覆盖

  代表热议社保建设:家庭养老模式已不能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