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梅汁的做法:将为中国开发区管理体制变革提供借鉴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欧普网 时间:2019/12/07 07:05:45

滨海新区正在收获其行政管理体制改革的体制红利吗?

2010年,滨海新区全区生产总值5030.1亿元,比上年增长25.1%;地方财政收入623.2亿元,增长36.8%;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3352.7亿元,增长34%。

如果按照这GDP规模参与全国2010年城市的排名,滨海新区将可以排在第十六位,在沈阳、南京、长沙、郑州等省会城市之上。

而根据滨海新区提出的2011年全区生产总值增长20%的目标,2011年,滨海新区的这一排名或将继续上升。

“2010年,是滨海新区成立行政区的第一年,也是加快开发开放取得丰硕成果的一年。”2月15日,滨海新区区长宗国英在今年滨海新区第一届人大二次会议上说。

2009年10月21日,国务院批复同意天津市调整滨海新区行政区划。11月9日,天津市召开滨海新区管理体制改革动员大会,滨海新区行政管理体制改革全面启动。

天津滨海新区作为国家批复的国家级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本次改革从一开始就引发广泛关注,并被寄望于对我国一大批成熟的、已经站在体制变革十字路口的开发区和功能区的管理体制变革提供借鉴。

滨海新区破题

在滨海新区新的行政体制改革启动前,在滨海新区范围内,包括塘沽区、汉沽区、大港区3个行政区以及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天津港[8.82 -0.79%]保税区等9个功能区。

这样一来,滨海新区内有7个公安分局、5个工商局、6个国税局和5个地税局、6个法院机构、5个检察院机构,机构的重叠使得管理协调难度较大,行政效率低,运行成本高。

随着滨海新区开发开放的推进,行政体制与现实发展之间产生了诸多矛盾和问题——规划难以统一实施;产业聚集效应难以实现;整体优势难以发挥;资源配置难以优化;管理效能难以提高。

南开大学滨海开发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周立群曾指出,当时的滨海新区内部行政效率低,规划缺乏统一协调;下辖的几个功能区和行政区相对独立,各自为政,在一定程度上存在重复建设;资源不能得到合理有效配置,土地、资金、人才流动不畅。

张高丽曾在听取滨海新区管理体制改革意见建议座谈会上坦承,“体制不顺、机构重叠已经成为制约滨海新区发展的突出问题。”

于是,天津市第九次党代会之后,天津市委、市政府把体制机制改革特别是滨海新区管理体制改革作为重要任务,通过大量调查研究,学习借鉴国内外先进经验,广泛征求各方面意见,经过反复论证和充分准备,形成了几套候选改革方案。

最终,国务院批复《关于调整天津市部分行政区划的请示》,同意撤销天津市塘沽区、汉沽区、大港区,设立天津市滨海新区,以原塘沽区、汉沽区、大港区的行政区域为滨海新区的行政区域。并要求上述行政区划调整涉及的各类机构要按照"精简、统一、效能"的原则设置,严格执行中央关于厉行节约的规定和国家土地管理法规政策,加大区域资源整合力度,优化总体布局,促进区域经济社会协调健康发展。

据《人民日报》报道,本次滨海新区行政管理体制变革主要包括:

一是建立统一的行政架构。撤销滨海新区工委、管委会,撤销塘沽、汉沽、大港区现行建制,建立滨海新区行政区,辖区包括塘沽区、汉沽区、大港区全境。东丽区和津南区的部分区域,不划入滨海新区行政区范围,仍为滨海新区产业规划区域。

二是构建精简高效的管理机构。建立滨海新区区委、区人大、区政府、区政协,同级机构比原有三个行政区大幅度精简。

三是组建两类区委、区政府的派出机构。

一类是城区管理机构,成立塘沽、汉沽、大港三个工委和管委会,主要行使社会管理职能,保留经济管理职能。一类是功能区管理机构,成立九个功能区党组和管委会,主要行使经济发展职能。

四是形成新区的事在新区办的运行机制。赋予新区更大的自主发展权、自主改革权、自主创新权。

或将为其它开发区提供借鉴

这次行政体制改革分为5个阶段推进,在动员大会召开仅一个半月之后,滨海新区首届党代会召开,此前调任天津市委副书记的何立峰当选为滨海新区首任区委书记。

张高丽指出,这次大会的召开,标志着滨海新区管理体制改革迈出了历史性的一步,滨海新区开发开放进入了新的历史时期。

随后,在2010年1月10日闭幕的天津滨海新区第一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宗国英当选为天津滨海新区第一任区长。自此,滨海新区区委、区政府、区人大、区政协四大领导班子全部建立。

在滨海新区管理体制改革动员大会上,张高丽强调,滨海新区管理体制改革,要减少管理层级,解决机构重叠、职能交叉的问题。要形成统一领导的管理体制,打破各自为政的体制障碍,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基础作用,充分发挥政府经济调节、市场监管、社会管理和公共服务的作用。要切实增强滨海新区发展活力,充分调动各方面的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