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梅酒功效:滥用抗生素 将给中华民族带e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欧普网 时间:2019/12/06 16:25:06
滥用抗生素 将给中华民族带来一场灾难

 

医学界流行着这样一句话,在美国买枪很容易,买抗生素很难,但在中国恰好相反,不少医生受利益驱动,给患者大剂量使用最新最贵的抗生素。中国住院患者的抗菌药物使用率高达80%,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如此大规模地使用抗生素,这种局面不及时改变,中华民族有可能集体成为“耐药一族”,亦即回到抗菌药物发现之前的黑暗时代,那绝对是一场重大灾难。
  感冒都用抗生素,孩子大后无药用
  近期,北京患普通感冒和流感的人数急剧增加,各大医院人满为患,尤其儿童患病者剧增。近日在北京儿童医院的输液室里看到,医务人员在配液室里忙碌的工作,护士们配好的药水已经挂成了长龙。
  带着女儿来看病的丁先生告诉记者:“我带着孩子到这看病,从挂号到就诊、化验、缴费、拿药、输液……足足用了5个小时。以前孩子发烧感冒都会到医院来输液,好的快呀。没想到这次会有那么多孩子一起生病!” 记者随后又走访了多家设有儿科的医院后发现,每家医院的输液室里都是人满为患。在记者随机采访的患者中,有90%的市民表示,为了让感冒快点好,就诊时都会主动要求医生为其输液治疗。
  看来患者与医生的关系已渐渐从被动转为了主动,但这种主动要求真的会给患者带来好处吗?安徽省食药局局长刘自林说:“现在小孩生病都要输液,而且基本都使用最新级别的抗生素。一个新的抗生素研制成功至少得10年,童年就对顶级抗生素产生耐药性,这些孩子长大后用什么抗生素?这种情况不改变,我们下一代真的无药可用了。”
  安徽医科大学药学院副院长陈飞虎曾对抗菌药物的不合理应用进行了专门研究。他发现抗生素的滥用主要表现在3个方面:病人对于正确使用抗菌药物缺少正确的认识,要求医生开给抗生素;抗菌药物品种、剂量的选择错误;给药途径、给药次数及疗程不合理。除此之外,还有些病人自己到药房买抗菌药物后,不合理使用甚至滥用。
  上海市药品不良反应监测中心常务副主任杜文民也介绍,滥用抗生素问题长期存在,就拿感冒来说,医生不管患者是细菌性还是病毒性引起的疾病,都习惯用抗生素来应对,从而使抗生素的使用量居高不下,同时也带来了严重的隐患。去年年底,就有一名5岁多的女童因为发热、咳嗽等感冒症状在医院进行治疗,结果却由于医院在输液过程中并未对其进行皮试,而导致药物过敏反应,抢救无效死亡。
  这次用了抗生素,下次再用无疗效
  由细菌、病毒、支原体、衣原体等多种病原微生物所致的感染性疾病遍布临床各科,其中细菌性感染最为常见,因此抗菌药物也就成为临床最广泛应用的药物之一。但在抗菌药物治愈并挽救了许多患者生命的同时,也出现了由于抗菌药物不合理应用导致的严重后果,如不良反应增多,细菌耐药性的增长,以及治疗的失败等,给患者健康乃至生命造成重大影响。
  细菌感染曾是人类的第一死因,在漫长的黑暗时代,抗菌药物的发明带给了人类希望之光。但是目前抗菌药物在临床上的滥用现象,使细菌耐药性的问题日益突出,欢迎浏览ddhw.com你一定会喜欢耐药菌的发展速度之惊人使中国抗菌药物的“黄金时代”没有持续多久,有的抗生素进入中国20多年,病菌耐药率就已达到60%- 70%,而曾使肺炎、肺结核的死亡率降低了80%的抗菌药现在对70%肺炎球菌无效,如果像这样的速度发展下去,中国将率先进入“后抗菌药物时代”,中国人也将成为第一代的“耐药一族”,亦即回到抗菌药物发现之前的黑暗时代,那绝对是一场重大灾难。
  浙江省食药局局长郑尚金表示,从某种程度上说,滥用抗生素问题是中华民族之患。一个民族最基本的竞争力是健康,如果连健康都没有了,中华民族拿什么和别人竞争。黑龙江省食药局副局长张建平表示,普通群众在看病时不懂,以为贵的药、效果快的药就是好药,其实不然,虽然自己的病很快就好了,可是下一次生病时潜在的风险很大,实际上对百姓的身体健康构成了损害。
  有关专家也一再呼吁医生要慎用抗生素类药品,就是因为抗生素药物的使用具有不可逆性。使用了第一代抗生素药物后,下一次发生感染时,使用第一代抗生素会无效,必须使用第二代甚至第三代抗生素才有效果。
  医院是重发区,利益是驱动力
  既然社会各界都意识到滥用抗菌药物会带来如此严重的后果,那为何近几年这种形势毫无减弱的趋势,难道大家都对自己的生命如此不负责任吗?
  调查显示,对某医院的293份病历的抽查发现,使用抗生素的占53%,其中外科病历中使用抗生素占总数的86%,尤其在术后,抗生素使用几乎达到 100%。14%患者术前较早开始预防用药,甚至有患者在手术前一周就肌注青霉素80万单位。这种用法极易引发细菌的耐药性,不符合抗生素的基本使用原则。
  就此记者采访了相关人士,他表示,多年来医疗机构不合理用药十分严重,基层医疗机构尤为突出。究其原因,首先是医务人员医疗技术水平不高,对如何选择抗菌药物上知识欠缺。按照医生用药原则,用了青霉素,在开药方时就不能再开青霉素族的其他药,而在实际中不少医生往往是“祖孙三代” 一起用,“大炮打蚊子”等用法也经常能在药方中看见。
  其次,在不少医生心目中,把抗菌药物当做“保险药”、“安慰剂”,有的医生在病因诊断不明确的前提下,认为只要用了抗感染药物就保险了。有时用一种抗菌药物就可以解决问题,往往用两种或三种抗菌素;用低档抗菌药即可治愈的,而偏要用高档的,像扁桃体发炎等轻微症状用青霉素即可,而在实际中医生却要用先锋类,这些都是医务人员怕担责任的表现。
  高额的药品回扣也是医生滥开抗生素的重要原因。安徽省食药局稽查处长王声发说,青霉素售价低、效果好,是一种最初级的抗生素,使用的风险较小。可是,现在到医院,患者想用青霉素,得走后门托关系才行,因为青霉素7毛钱一支,医生就是开100支,也比不上开两三支售价70多元的抗生素环丙沙星拿的回扣多。一般医生每开一种药就可以获得20%的药品回扣,开的药越多,单价越贵,医生所获得的回扣金额就越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