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梅酒最正中的做法:1971年毛泽东专列屡次改变行程内情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欧普网 时间:2019/12/08 00:04:54

   本文摘自《中华儿女》 作者:余玮

    核心提示:9月10日中午刚过,毛泽东忽然对陈长江说:“现在把火车调回来,我们马上就走。”往哪里走?没有说,只是交代说:“不要告诉陈励耘他们,也不要他们送行。”毛泽东为什么突然下令提前离开杭州,汪东兴曾回忆:毛主席在刘庄的工作人员中,有人将陈励耘布置的向他汇报毛主席活动情况的特殊任务,报告了毛主席。在杭州的一位与毛主席交往甚多、友情很深的领导干部,托人给毛主席捎去口信说,有人在装备飞机,还有人指责停在笕桥机场支线上的毛主席专列“碍事”,妨碍他人走路,暗示毛主席“请速离开”。毛主席起初听到,还有些纳闷:这会妨碍谁呀?这些异常情况引起了毛主席的警觉,当机立断,下令离开杭州,虽然他这时还不知道林彪的政变阴谋计划。

    1971年8月中旬,中央办公厅和中央警卫局向陈长江布置了毛泽东外出南方期间随行警卫的任务,要他们迅速做好准备。专列至武汉,毛泽东主持了4次会议,8月28日到达湖南长沙。陈长江说,毛主席这次到长沙,也顾不得像往常那样,出去走一走,而是一住下便召集湖南、广东、广西等省区的党、政、军负责人来开会,来谈话,很是忙碌。

    8月31日,专列开进南昌。住下之后,毛泽东便分别找江西、福建,江苏等省的有关负责人谈话。陈长江说,当时,毛主席的小女儿李讷化名肖力在离南昌50多公里的进贤县五七干校劳动锻炼,毛主席十分关心她的情况,常向了解情况的人问起她的表现。由于毛泽东要处理的事情太多,看望女儿的日程一直没能排上,最后带着遗憾离开南昌。

    9月3日,专列开到达杭州,住在西湖边上的刘庄1号楼内。陈长江还是老习惯,布置警戒,查看周围环境。不久,陈江江觉察到,毛主席这次在杭州的情绪越来越不安,常常吃不下饭、睡不着觉。见毛主席这样,陈长江他们也觉得不安,尽管并不理解为什么。

    杭州,是毛泽东常来的地方。这次,那些他熟悉的干部都靠边了,整个杭州的外围警备系统都是由空五军政委陈励耘负责,而毛泽东对陈励耘表现出厌恶。有一次,陈励耘到毛泽东住处看望,毛泽东毫不客气地当面问他:“你同吴法宪的关系如何?吴法宪在庐山找了几个人,有你陈励耘,还有上海的王维国、广州的顾同舟,你们都干了些什么?”把个陈励耘弄得狼狈不堪,支支吾吾。

    9月8日午夜,大家刚吃过夜餐,毛泽东突然通知停在杭州笕桥机场附近铁路专运线上的3辆专列,趁夜转移至杭州和上海之间嘉兴近旁的一个叉道上,离杭州足有百余里。

9月10日中午刚过,毛泽东忽然对陈长江说:“现在把火车调回来,我们马上就走。”往哪里走?没有说,只是交代说:“不要告诉陈励耘他们,也不要他们送行。”

    毛泽东为什么突然下令提前离开杭州,汪东兴曾回忆:毛主席在刘庄的工作人员中,有人将陈励耘布置的向他汇报毛主席活动情况的特殊任务,报告了毛主席。在杭州的一位与毛主席交往甚多、友情很深的领导干部,托人给毛主席捎去口信说,有人在装备飞机,还有人指责停在笕桥机场支线上的毛主席专列“碍事”,妨碍他人走路,暗示毛主席“请速离开”。毛主席起初听到,还有些纳闷:这会妨碍谁呀?这些异常情况引起了毛主席的警觉,当机立断,下令离开杭州,虽然他这时还不知道林彪的政变阴谋计划。

    当日下午6时许,专列顺利驶抵上海虹桥机场附近的吴家花园专运站。往常,毛泽东每到这里都要下去住几天,这已是20多年来的习惯了。因此,陈长江按惯例做了主席下车的准备。列车停下来了,毛泽东却没有下车,而是立即把上海市的党、政、军领导找到火车上来,或开会,或谈话。

    11日中午,专列从上海火车站开出,晚6时许到达南京下关车站。专列在这里完成加煤、加水和检修任务之后,仅用了15分钟,便又启动了,向北疾驶。按往日习惯,通常要在蚌埠、徐州等车站停顿,这一次却一反往常,一路不停,跨过黄河,直奔天津。在这里,既没有人上车,也没有人下车,仅停了15分钟加煤、加水、检修机车,便出发了。

    12日13时许,专车驶进北京丰台火车站,停在这里。毛泽东往常外出,从来没有在这里停过,这是为什么?正在陈长江嘀咕时,北京军区司令员李德生、政治委员纪登奎和北京市委书记兼卫戍区政治委员吴德、司令员吴忠登车进到主席的车厢。原来,一直在路上思考同林彪一伙斗争的毛泽东早就安排好了在这里同李德生等几个谈话,意在首先了解北京的情况,同时也给他们谈一些防止林彪一伙搞极端行动所进行的种种必要部署。很多年后,陈长江才知道这些真实的情况。

    两个多小时后,李德生一行才离开,陈长江送走了他们。李德生立即部署了一个师的调动。当晚7时,专列才接到向北京站开进的命令。不久,陈长江随毛泽东顺利回到了中南海。返回后,陈长江安排好哨兵及值班人员,交待完成注意事项后,已是晚上10点多了。

由于好几天没有休息好,陈长江回到家躺下就呼呼地睡着了。可是,才睡着不久他就被警卫中队游泳池值班室派人来叫醒了。有些疲乏且有些不高兴的陈长江赶到游泳池值班室,见汪东兴和中办副主任兼中央警卫局副局长、中央警卫团团长张耀祠已提前到达,看到他们神情庄重而严肃,陈长江不知如何是好。这时,汪东兴说:“林彪逃跑了,是乘飞机跑的。”

    9月13日凌晨l时许,周恩来从人民大会堂乘汽车来到中南海游泳池。听说总理要来,陈长江急忙去门口迎接。汽车刚停稳,陈长江就急忙上前拉开车门,周恩来匆匆下车后,与前来迎接他的汪东兴简单低语几句,便一起进了毛泽东的卧室。

    这时,陈长江已通知警卫中队指战员迅速起床待命,并把常用的几辆大小汽车也已调来,做好了应急准备。

    20多分钟后,周恩来、汪东兴从毛泽东的卧室出来了。周恩来的心情很沉重,但眉宇间已开朗了很多。他对张耀祠和陈长江等说:“主席说了,林彪逃跑,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由他去吧。”

    汪东兴向周恩来请示说:“主席怎么办?他的安全问题……”周恩来略加深思后说:“先转移到大会堂,那里条件好一些,以后看情况再定。”

    14日下午,陈长江只见一向注意仪表的周恩来穿着睡衣和拖鞋,疾步走向毛泽东所在的118厅。周恩来见陈长江等人在门口,掩饰不了喜色,说:“终于有了结果,终于有了结果。”说着,便进了118厅。原来,林彪等人乘从的飞机在13日凌晨2时许飞出国界,进入蒙古境内,机影便在我军雷达屏幕上消失了。从此,大家已经历那段极为担心的时间。到了现在,我国驻蒙使馆发回消息判明,在蒙古东部的温都尔汗附近坠毁一架三叉戟民航客机,机上人员8男1女全部死亡,机号是256。

    1个多小时后,周恩来从118厅出来,高兴地对陈长江等人说:“林彪摔死了,折戟沉沙,机毁人亡,坏人是没有好下场的。我们取得了胜利。毛主席说,这是处理林彪事件最理想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