桶装方便面批发价格表:《发噱》13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欧普网 时间:2019/11/19 20:52:02

中国最黑的出版商,1年也就赚1000多万,乃是行业翘楚,却要承受和1年赚几百亿人民币的房地产商一样的骂名。现在一个大出版社赚的还没有一个普通洗脚房多,文艺如何复兴呢?
——韩寒为出版业鸣不平

以后不要在我面前说英文,OK?
——假洋鬼子的口头禅   当裤子失去皮带,才懂得什么叫做依赖。
——人生感悟   嫁给我好吗?
滚!
——一篇小学生的作文,完全符合题目提出的“写一篇关于爱情的文章,词句精炼,必须以悲剧结尾”的要求。   干掉熊猫,我就是国宝!
——快速成为国宝的“方法”   纯天然制剂,完全不含化学成分。——难道是把花花草草直接放在洗发水瓶里卖的吗
揣着糊涂装明白的,叫做股民;揣着明白装糊涂忽悠人的,叫经济学家。
为拉选票而获得高支持率,拼命取悦大众的,被叫做政客;权势倾天、随意欺压愚弄大众的,就叫政治家了。
——“社会分工”果然不同   我家住在黄土高坡,大风从坡上刮过。不管是李宇春还是曾轶可,都是我的哥,我的哥。
——周立波“善搞”   嫁给我好吗?
滚!
——一篇小学生的作文,完全符合题目提出的“写一篇关于爱情的文章,词句精炼,必须以悲剧结尾”的要求。 嫁给我好吗?
滚!
——一篇小学生的作文,完全符合题目提出的“写一篇关于爱情的文章,词句精炼,必须以悲剧结尾”的要求。 嫁给我好吗?
滚!
——一篇小学生的作文,完全符合题目提出的“写一篇关于爱情的文章,词句精炼,必须以悲剧结尾”的要求。 中国民众一年的购书费,跟手机短信基本持平,这是一个巨大的文化讽刺,嘲笑了中国人精神缺失的现状。
——这也是超女快男比音乐家更受欢迎的原因

中国民众一年的购书费,跟手机短信基本持平,这是一个巨大的文化讽刺,嘲笑了中国人精神缺失的现状。
——这也是超女快男比音乐家更受欢迎的原因

是不是总理说了不算,总经理说了才算。
——两会闭幕之后的第一天,北京一天之内就出现了三个地王。   用过的都说好。
——假广告经典案例
画室里叫艺术,洞房里叫爱情,手术台上叫科学,摇篮里叫心肝,柳巷里叫流氓,大自然中叫返祖。——当代人对“裸体”的透视   政府,我想回监狱!
——河南86岁的孙来有是个囚犯,在狱中度过43年,没技术、没土地、没户籍、没“单位”。去年10月,孙来有出狱了,在被送往漯河市敬老院的路上,哭嚎了一路。 政府,我想回监狱!
——河南86岁的孙来有是个囚犯,在狱中度过43年,没技术、没土地、没户籍、没“单位”。去年10月,孙来有出狱了,在被送往漯河市敬老院的路上,哭嚎了一路。 一种如清茶,倒一杯是一杯;
一种如啤酒,刚倒半杯,便已泡沫翻腾。
——许诺的两种方式 旧社会,长工给地主干一辈子,落一副棺材。
新社会,祖孙三代干三辈子,落一套房子。
——人们如此调侃高房价  

当你伸出一个指头指责别人时,别忘了另外四个指头正指向你自己。
——损人不光不利己,有时还会害己。
按钟点算叫按摩;


按次数算叫小姐;
按夜算叫妓女;
按周算叫情人;
按月算叫相好;
按年算叫二奶;
按辈子算叫老婆。
——时间与女人的关系   官都被50后当走了,钱都被60后赚走了,看上的80后女生也被70后抢走了,连栽赃给我们的那些名号都被90后抢走了!
——80后男生的痛苦

官都被50后当走了,钱都被60后赚走了,看上的80后女生也被70后抢走了,连栽赃给我们的那些名号都被90后抢走了!
——80后男生的痛苦

10086和人民蹲在一起。
——一学生上课时如厕,因没带手纸,久等无援并手机欠费,无奈中拨打10086后“获救”。 10086和人民蹲在一起。
——一学生上课时如厕,因没带手纸,久等无援并手机欠费,无奈中拨打10086后“获救”。   我的天啊,地震后我离开祖国,活了下来。现在我却要死在这儿了!
——海地地震后,幸免于难的赛拉芬·菲洛梅纳搬到智利,刚好赶上智利大地震。   问:吃大蒜到底防不防甲流啊?
答:废话!当然防了。你吃了大蒜,别人不愿接近你,甲流病毒当然就近不了身了,笨。
——大蒜的作用

 

开发商的楼盘,
股市的大盘,
前男友的硬盘。
——新三害

开发商的楼盘,
股市的大盘,
前男友的硬盘。
——新三害 新官上任,为示亲民,与下属寒暄,说:“我是农民的儿子。”然后问秘书:“你呢?”秘书长在城市,但谄媚道:“我是农民的孙子呀。”领导很满意,再问身边刚分来的一个朴实大学生:“你呢?”该同志憨厚地答道:“俺是农民。”
——说话是一门艺术,尤其是在官场中。 政府,我想回监狱!
——河南86岁的孙来有是个囚犯,在狱中度过43年,没技术、没土地、没户籍、没“单位”。去年10月,孙来有出狱了,在被送往漯河市敬老院的路上,哭嚎了一路。   政府,我想回监狱!
——河南86岁的孙来有是个囚犯,在狱中度过43年,没技术、没土地、没户籍、没“单位”。去年10月,孙来有出狱了,在被送往漯河市敬老院的路上,哭嚎了一路。 以后不要在我面前说英文,OK?
——假洋鬼子的口头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