桶装纯净水生产流程:仙桐道人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欧普网 时间:2019/11/13 03:01:15

明朝万历辛卯年间,山东曹县忽然来了一位云游四方的道士。也许是游历劳累的缘故,他衣衫破旧,发髻散乱,手中拂尘零零散散,颜面都是污垢,整个人显的脏乱不堪。没有人知道他是何方人氏,在何处出家。他平日浪迹江湖,疯疯癫癫,还常常喝酒喝的烂醉如泥,横卧街头,人们见他这样,都以为这道士是个疯子,所以都不愿接近他。 

一天,这个疯癫道士来到了县效的定清寺,寺内的和尚见他像个疯子,满嘴胡言乱语,也都不愿理他。道士来到寺院内,突然看到一截树根,便停下来端详。原来,这是棵大梧桐树,在寺内中已生长了五百余年,枝叶茂盛,而今,却因为闹虫病枯死了。和尚们看到这枯树体积庞大,枯败的样子十分影响寺内整洁,有碍观瞻,便将它伐掉了,只剩下这截树根。道士用拂尘轻掸树根,并且人们还听他叹息道:“你本有仙根,却被这些凡夫俗子所累,可惜呀!可惜!”而后,道士盘坐在树根之上,一手拿拂尘向空中挥舞,一手立于胸前,半闭双目,口唇翕动仿若做法一般。过了一会儿便高呼道:“梧桐树,今天我让你冲破尘埃,再获新生,重见天日。”而后向树根喷水。寺里和尚见他如此,以为他疯病发作,都装着没看见离开了,而道士则不管别人如何看待,口中依然念念有词的说着什么。 

到了夜里,道士依然盘腿打坐在树桩上。忽然间,天际乌云滚动,遮蔽星月,而后,狂风大作,电闪雷鸣,暴雨倾盆。就在这风雨雷电交加的夜晚,那道士用深沉、浑厚的歌声唱道:

 

木有根兮根无枝, 

人有眼兮眼无珠。 

我来枯树活, 

我去人不识, 

人不识,真可惜, 

上天下地游八极。 

翻身跨起云间鹤, 

朗吟飞来蓬莱侧。

 

这歌声仿若从天际传来,整个曹县的人们都可以听到。清晨,人们来到定清寺,只见那道士已经走了,而寺内毫无变化,寺院仍是寺院,大树也未复活。人们见此便又都走了。过了三天,枯树中发出了嫩绿的新芽。又过了一个月,这枯树已枝叶繁茂,树干已有五六尺粗了,成了一株郁郁苍苍的参天大树。人们这才记起了那位道士,而他再也没有回来。人们便把这位道士尊奉为“仙桐道人”。后来,曹县的知县钱达道还专门请人为道人刻碑立传,许多文人士夫游览至此,还留下了许多题咏。 

过去,一些道家的修炼人修炼方法很特殊,有的经常喝醉,麻醉主元神、修炼副元神,有的表现出来人看到会觉的其疯癫。我想故事中的这位道士大概就是这种情况吧。 

故事里直到枯树根从新长成了一株大树,人们才恍然大悟原来这道士真是得道之人哪。看到此,真是令我感慨人有时真是难识真仙啊!其实人类生活的这个空间,就是一个使人迷于其中,难见另外空间真相的空间。所以当很多常人面对度人的觉者与佛法时,就真的象那道人说的那样“人有眼兮眼无珠”,最后看到宇宙的真相时却已经与得度的机缘失之交臂了,只能空留下 “真可惜”的感叹。 (资料来源:《涌幢小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