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上君子文言文答案:北非乱局令“两大盟”很尴尬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欧普网 时间:2019/11/15 15:33:24

    29日,非洲联盟(非盟)主席让·平 29远赴伦敦出席商讨利比亚问题的国际会议。这一现象似乎说明“现管不如县官”,非盟无力主导自己管区内的事务。而前不久,阿盟在利比亚设立禁飞区问题上前后不一的表态,也引发中东媒体对阿盟的失望情绪,更有不少学者认为,阿盟受“西方宣传和蛊惑”上了 “贼船”,自摆“乌龙”。阿盟与非盟本身就积聚了阿拉伯世界和非洲大陆的各种复杂矛盾,而卡扎菲本人更是各种矛盾的集合体。在阿盟峰会中,卡扎菲与别国领导人吵架的新闻总是见诸报端,而非盟建立的宣言是在卡扎菲的家乡发出的。不同的立场、不同的利益让两个“大盟”深陷困境。英国学者卡吉尔认为,因为阿盟和非盟内部“不同的财富决定着不同的利益”,让阿盟和非盟解决棘手问题时显得“力不从心”。

    阿盟被指盲目上“贼船”

    在埃及首都开罗市中心解放广场附近,有一幢7层高的米黄色大楼,那便是阿盟的总部。阿盟秘书长穆萨和在阿盟总部工作的人员在今年1月和2月,亲眼目睹了埃及人在解放广场示威游行的场面。从去年底突尼斯等西亚北非国家出现乱局后,阿拉伯媒体一直指责阿盟在地区事务中“反应迟钝”,甚至“经常失声”。随着利比亚局势恶化,阿盟反应似乎又快了些,在3月12日举行的成员国外长紧惫会议上,阿盟做出决定,促请联合国安理会采取行动在利比亚设立禁飞区。当地舆论认为,阿盟此举颇为不易,因为阿盟作为一个区域性组织,很少有对成员国“动真格”的先例。20年前西方在伊拉克设立禁飞区时,阿盟没有这样痛快过。2003年3月20日,伊拉克战争打响之日,穆萨还称美对伊发动战争是错误的,他感到“非常悲痛和愤怒”。

    3月19日,穆萨出席了在巴黎举行的落实联合国安理会关于利比亚决议的国际会议,会议期间,他和法国总统萨科齐相拥谈笑的瞬间被法新社记者拍摄下来。当天晚上,法国战机飞临利比亚东北部领空,率先发起空袭。空袭开始后,阿盟感到设立禁飞区的初衷“走了样”。穆萨很快强调,空袭与阿盟原本的设想南辕北辙, “阿盟希望保护平民,而不是对平民狂轰滥炸”。没过两天,穆萨又表示,阿盟支持有关各方旨在保护利比亚人民的行动,虽然他没提军事行动的问题,但给人的感觉是,穆萨似乎又站到支持空袭利比亚的立场上。

    对阿盟前后不一的表态,沙特《生活报》分析说,这反映了阿盟及穆萨本人在利比亚问题上的矛盾心态,也表明 “阿盟不愿得罪西方大国”。埃及苏伊士运河大学学者叶哈雅认为,阿盟显然被欺骗了,穆萨可能以为禁飞区就是禁飞区,没想到西方国家偷换概念,把它当成了向利比亚实施军事打击的“遮羞布”。《生活报》还评论说,利比亚问题折射出阿盟正深陷尴尬,“其裂痕之深,也是以前没有过的”。

    《全球斯坦》一书的作者皮佩·埃斯科巴尔近日表示,阿盟最近对利比亚禁飞区和军事行动的表态十分暖昧,除自己内部原因外,阿拉伯国家的做法还有被西方宣传和蛊惑的意味。埃斯科巴尔认为,在利比亚问题上,阿盟已经盲目地上了“贼船”。他分析说,阿盟支持西方设立禁飞区有两个动机:一个源于阿盟“盟主”之一沙特,一个源于阿盟秘书长穆萨。在22个阿盟成员国中,沙特立场至关重要,该国还是海湾合作委员会的领导者。沙特国王阿卜杜拉和卡扎菲的关系长期不和,因此该国积极游说建立禁飞区。海合会的秘书处设在沙特利雅得,现任秘书长是卡塔尔人,而卡塔尔这次也派出战机加入对利比诬的空袭。到今年5月15日,曾出任过埃及外长等职的穆萨担任阿盟秘书长的时间就将整整10年。穆萨目前已正式宣布要参加今年的埃及总统选举,并且志在必得。因此,很多舆论认为,穆萨要借利比亚问题扩大自己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