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漆喷涂加工:[评论随笔]自由有多远---近代南美的革命之路(持续连载中)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欧普网 时间:2019/12/07 17:54:30
评论随笔]自由有多远---近代南美的革命之路(持续连载中) 作者:沙梨熊  发表日期:2011-5-1 21:20:00
回复 
        今天又下了一部好片,为了隆重庆祝,开始南美系列。一周一国,从委内瑞拉的查胖子开始。


开篇先讲讲南美近代史的源起,这部分属于扫盲,维尼直接提速,各位文盲跟着节奏就行了。
  
  
  西班牙,大航海,殖民美洲,四大总督区,新西班牙(首府墨西哥,包括中北美五国),新格拉纳达(首府圣菲,波哥大,包括现在委内瑞拉,厄瓜多尔,以及古巴,波多黎各,环加勒比地带),秘鲁(首府利马,包括上秘鲁,即玻利维亚,以及智利),拉普拉塔(首府布宜诺斯艾利斯,以及乌拉圭,巴拉圭)。
  
  
  四大总督区主要干嘛,新西班牙,咖啡,可可种植园,新格拉纳达,香蕉,制糖,可可,秘鲁,金银采矿,拉普拉塔,畜牧业。
  
  
  人种主要有四种,半岛人(西班牙本土出生的白人),克里奥尔人(出生在美洲的西班牙白人),梅斯迪索人(父亲白人,母亲印第安人),穆拉托人(父亲白人,母亲黑人),桑博人(父亲黑人,母亲印第安人),以及其余多次混血人。
  
  
  独立缘起,委内瑞拉的米兰达,这位教父在法国,美国受过训,打过仗,学坏了,回来搞独立。他主张建立一个自己君主立宪,统一美洲的国家,以哥伦布命名,叫大哥伦比亚。有了目标,就去闹,期间分分合合,维尼讲史,最简单了,自身能力,历史机缘,幕后老板。
  
  
  米兰达第一次,老板,法美,但实力,机缘都不到,当时在美洲,法美都不是西班牙对手,自然闹不成,只好跑路。第二次,法国革命,拿破仑吞并西班牙,西属美洲无主,陷入真空,出现地方自治,一派叫自治勤王,一派要顺势独立,米兰达从欧洲回来,和玻利瓦尔这批搞在一起,建立第一共和国,NB了一阵,但这次天不佑他,大地震,而且只震独立派地盘,保皇党回来,米兰达想投降,晚了一步,手下学生比他动作还快,玻利瓦尔把他抓了,献给西班牙总督,给自己换了张护照,上船走人。
  
  
  二代教父,玻利瓦尔,可可园主的公子,也是留欧,开始和法国混,拿破仑加冕,他是随从副官,回国闹独立,事败,出卖导师米兰达,换来自己一条命。流亡美国。歇了一阵,从美国搞了批军火,从海地搞了批黑人,回来烧杀一通,第二共和国,时机不对,西班牙刚复国,结果玻玻又被打败,又得跑,这次临走抢了批教堂,发了笔横财。在英属牙买加,和伦敦搭通天地线,又回来,第三共和国。这次三大要素齐全,西班牙本土自由派在闹宪政革命,国王派不出援军,而英国老板结束了对法战争,政策重新回到遏制西班牙,抢夺海外殖民的老路上来,派英军装成雇佣兵加入玻玻的队伍,此消彼长,这次成了。建都波哥大,实际就是把原先的新格拉纳达总督区,变成了大哥伦比亚。
  
  
  南美还有两个总督区,主要靠圣马丁,小马是阿根廷人,拉普拉塔总督区,秘鲁总督区里的智利,秘鲁都搞定,剩下最后一块上秘鲁。玻玻会见小马,鸿门宴,表面商量上秘鲁的最后一战,实际是美洲未来两种命运的抉择。玻玻反正就那么回事,挂共和招牌,自己来终身总统,和他导师老米是一路货。小马比较厚道,他在前一段,是西班牙国军,在西班牙和法军作战,理念属于西班牙自由派,还是希望未来美洲挂在母国,搞君宪。
  
  
  会议结果,是小马隐退,波波赢了。后世有很多史家说什么千古之谜,深入研究云云。不要理他们,只钻书面资料的史家,都是书呆子。维尼说过了,简单点,大老板这次挺波波。英国人为什么选择流氓,而不是气质与自己相近的绅士?
  
  因为流氓出得起价钱,挺我,委内瑞拉与英属圭亚那接壤的土地,给你,今后商业利益,有份,血汗工厂分成,什么都好谈。英国无良财阀自然高兴,院外游说,国会背书,美洲人民的老朋友们出场了。而圣马丁,是个绅士,讲什么道义,战后要平等贸易,同工同酬,马岛主权云云,既然真要为美洲人民谋福祉,外国老朋友自然就没有了。
  
  
  老朋友既然决定了,接下去,智利海军突然溜号,阿军供给线被断,军中高地混血人兵团被波波英镑重金收购,一件事接一件事,小马只好走人。波波笑了。上秘鲁归了他,以他命名玻利维亚。
  
  
  战后南美格局,打下近代雏形。阿根廷最委屈,外头什么王道都没实现,家里两只龟又都溜了。乌拉圭投靠巴西,葡萄牙,葡萄牙的千年老板又是英国。巴拉圭投奔奥匈,自己德式道路去了。获利最大是智利,一举奠定英国南美地理人地位,一边替老板盯着阿根廷,一边没事就欺负上下秘鲁,玻利维亚和秘鲁想民族统一,智利就不答应。大哥仑比亚三国时分时合,待会再说。南美还剩两个,英属圭亚那,荷属苏里南,这些都小把戏,荷属那个还是华人独立开国,无厘头的很。阿根廷委屈得不行,明明有机会,搞成这么个结局,上帝不忍总要补偿他一下,水军出去漂流,碰巧漂到中美,帮着中美五国脱离了墨西哥,国旗都和阿根廷出自一个系统,也算威风一会。可怜墨西哥,到处被人挤兑。至于西属剩余美洲,古巴,波多黎各之类,美西战争打完,直接打包转手给了美国。土地全完还不算,刮来的黄金,内战时又被左派政府运去了苏联,最后半毛钱都要不回来。西班牙整个大航海什么遗产都没剩下,所以说最悲催的还是马德里。
  
  
  
  接着说波波,大哥伦比亚的终身总统,总算满意了吧,就和袁世凯一样,欲望无穷,手下各地这批学生也是有样学样,段祺瑞冯国璋有的是,委内瑞拉,厄瓜多尔,包括哥伦比亚到处都有藩镇和他叫板,老家委内瑞拉开除了他的祖籍,副总统要弹劾他,鸡飞狗跳。等到他在玻利维亚的定海神针苏克雷一被暗杀,大盘崩了。就和维尼说过北洋第六师的马继增一被暗算,袁氏帝制就转不动了。波波和老袁一样,黯然收山,尿毒症一发,一边玩去了。
  
  
  大哥伦比亚瓦解,进入后北洋时代。之后演变,去看北洋十六年。有党派,有军阀,有议会,经济文化有发展等等,肯定比国共中央集权时期要好,为什么?护法的,讨贼的,上洛的,自治的,两党的,百家争鸣,各种关系的制衡,客观导致社会自由度相对宽松,文化经济得以高速发展。整个南美都是如此,被称为考罗迪(小领主)时代。
  
  
  单说委内瑞拉,局面什么时候才被打破,20世纪初,塔拉奇州出了个军头,叫戈麦斯,机缘好,同时期其他军头群发性萎靡,他的实力相对更强,背后又有旭日东升的德国支持,一下子起势,完成中央集权,成为委内瑞拉的委员长。
  
  
  他的20多年就那么回事,自然慢慢又有自由派崛起,全国学联,中央大学,无数次上演过的戏码了。最后诞生民主行动党和基督教社会党。维尼以前说过,人世间只有八个党统.
  
  
  上轨道的,西方的,不管叫什么,有多少党,主流思路其实就2个,一个保守,一个社民,区别主要在国民经济,前者偏自由经济,中上层,后者偏社会福利,中下层。
  
  完全不上路,就是所谓极权,管天管地管空气,完全的统制经济,一个是SS,一个是CP。他们的区别,前者外向型的种族斗争,后者是内秀型的阶级斗争
  
  
  作为极权的亚结构,也有两种,一个是过去南欧,南美,远东的一系列强人,军政府,以及中东王室,一个是中东的那批总统,东南亚的几个不着调,东南欧遗留几个社会党,以及俄国的统一党,前者是SS的后续,后者是CP的转世,专制可以,但做不到极权。他们的区别,前者是专制加准市场经济,后者是专制加准统制经济。
  
  
  作为和左右极权,专制长期对抗的,也就是宪政派,也分两种,宪政左派和宪政右派。共同点都要搞宪政,不同的是主打点。宪政左派是专门对抗右翼极权专制的,因为对手是政治专权,市场经济,所以宪政左派抓这点造势,说对手侵吞市场经济成果,官商勾结,宪左自己上来,要更多的保障社会福利,往社民路子走,而宪政右派是专门对抗左翼极权专制的,因为对手是政治专权,统制经济,所以宪政右派抓这点造势,说对手侵吞国有资产,监守自盗,宪右上来,要还党产与民,建立真正市场经济,往保守党的路子走。
  
  
  各举一个例子,汝等文盲就明白了。台湾的蓝绿,蓝的就是旧有右翼专制的余孽,绿的就是宪政左派路数,慢慢上轨道之后,蓝的慢慢往保守党方向转变,绿得越来越像社民党。参照系,蓝的就是美国共和党,绿得就是美国民主党,这就到位了。捷克顺圆珠笔的总统,他的党是原先的公民论坛,宪政右派出身,而原先的捷共变成了社民党,慢慢上轨道,参照系,公民论坛就像英国的保守党,而捷社民就像英国的工党。
  
  
  回到委内瑞拉,民主行动党是宪政左派,他是社会党国际成员,基督教社会党是宪政右派,他是基督教民主国际成员。这哥俩其实都是宪政民主派,系出同源,都是中央大学法学系师兄弟建立,区别就在他们界定对手主次关系。委内瑞拉两大撒旦党,一个是塔奇拉军阀,一个是委共。戈麦斯及其以后,就这四派。军阀和委共是联手的,防堵自由派,不然选举就要输。民主行动党认为,打倒军阀,招安委共。基督教社会党认为,统战军阀,剿灭委共。
  
  
  之后流程,民主行动党和青年军人联手,推倒老军阀,三年民主期。然后青年军人坐大,建立新军阀统治。十年之后,民主行动党和基督教社会党联手,推倒新军阀,开始两党制,委共则投靠古共,到处搞恐怖袭击,两党合作,自由主义终于熬过最艰难时期,委共事败,稳定两党制,经济开始起飞,成为拉美的楷模。
  
  按理,这就上路了,维尼也可以休息了,结果还是出事,民主行动党出了个叫佩雷斯的总统,为了个人选举利益,搞民粹主义,一下子就脱轨了。
  
  
  这里又是两个概念,民生和民粹。看上去都是搞社会福利,但其实是不同的。社会阶层简单分,有上中下,五类人群。最上层是资本家,最下层是弱势群体,中间则是从金领,白领到蓝领的三类人群。
  
  
  资本家谋求的是终极垄断,大地主要土地兼并,连州跨郡,大商家要市场垄断,弱势群体,贫农想要块地,贫民想谋份工。至于中间阶层,蓝领里,正式工想升技工,多加薪,小农想买农机,盖楼房,白领里,医生,律师,工程师都想要独立营业,有自己的工作室,富中农,想再买地,盖磨坊,升级农场。金领里,业主,房东和农场主们都想把事业做大,往资本家方向努力。
  
  
  各阶层都有欲望,很正常。国家是干什么的,就是以税收为杠杆,协调各方,助推经济,帮人圆梦的。按正确的社会民主主义,搞法应该是,限制资本,奖掖中坚,保障弱势。
  
  资本应该是被限制的,不然他以本伤人,完全垄断市场,那下面那些阶层都上不来,看不到希望,那就要出事,所以要高税率,反垄断,当然资本要是对外扩展,出口退税什么的,还是要贴补,反正搞的是外国人,不影响自己人,那就是爱国资本家。
  
  
  奖掖中坚,这很好理解,蓝白金各按比例纳税,各阶段,不同的帮扶,上升期,各种的信贷计划,帮他们创业,事业失败,还有破产法,保险制度,总不能让他们掉进赤贫,难以翻身。
  
  
  保障弱势,不用他们纳税,而且提供他们升班机会。举个例子好了。一无所长的民工进城,按社民党路数,给他一条什么路呢,免费医保,免费住房,当然住宿是八人通铺,医疗是公立机构,免费介绍临时工,比如介绍到饭馆去打杂,自然饭馆老板可以因为接受白丁,而获得某些减税优惠,还有免费技能培训,晚上夜校什么的。简单说,民工哥白天只要肯干,赚出自己的饭钱和衣钱,晚上肯读,学门手艺,总是不难。过个一年半载,几份工试下来,总有份合适。例如在饭馆里干得好,签正式合同,就是雇工。准蓝领了。社保医保各种社会契约,老板,自己,政府权责关系理顺。再有点积蓄,老婆孩子接来,教育医疗仍然是公立免费,住的要好点了吧,升一个档次,廉租房,每月付点钱给政府。正式员工薪水,养活老婆孩子吃饭穿衣,房租水电之余,还能偶尔去个酒吧看球赛,或是攒点,买辆二手车假期带全家短线去游一次。要是机会不错,上进心也够,由初级工升到上灶的二三厨子,那就准白领了,可以有不错的公寓,国产好车开开,假期可以长线游了。要是还能向上,做菜作出花来了,那就是行政总厨,或是可以自己开馆子了。那就更不用说了,海外游都可以支付得起。要是走向传奇,餐饮业巨子,一是要杀鸡还神回乡祭祖,二是子女移民海外投资,三是休妻另娶,把人生丢失的前几十年,加倍补回来。
  
  
  
  实际上社民主义的核心,弱势群体以上各阶层按收入比率收税,有了这笔钱,一是专项资金,各种信贷帮个阶层创业启动,还有就是投向全体国民社会福利保障,所有人都可以享受,公立免费的医疗,教育,住房以及职业介绍。
  
  
  说是全民享受,实际上对弱势的意义最大,不管你起点开始有多悲催,只要肯干肯学,至少逐步保你成为蓝领,至于中层以上,这类福利对他们意义不大,别说是资本家,就算是个普通纳税蓝领,也许教育医疗还要,可要他带着全家继续挤免费公用通铺,但凡有点积蓄,宁肯廉租房去了。以此类推,混到准白领二厨,负担得起,咬咬牙,那孩子还是得送去私立学校,再多赚几个,私人医生预约什么的,就得有了吧,公立医院排队,丢不起那人了。
  
  
  社会民主的本意,就是承认社会各阶层多元化,不搞阶级斗争,而是靠税收福利政策杠杆协调各方利益,拉动社会整体经济提升,全力向纺锤形社会迈进。
  
  
  以上是社民的阳光大路,还有一种叫做民粹。那种邪门路数,轻者许诺高福利,重则就是号召杀富济贫。它的表面理论,除了弱势群体,剩下全都是不义的,所以要全搞掉,平分财富。但实际上,带头的这批都是想借民粹上位搞极权,他们捞到最大一票。真正的资本家,其实也是搞不掉的,这些老板拍屁股就可以飞走,财富早分布世界各地,动不了他的根本,反而要留下他们做新极权者的辅助。所以真正被搞掉的是中间阶层,牺牲了最有创造性的中间阶层,经济发动机失灵,变成了原地踏步的均贫社会。
  
  
  民粹有两种上位途径,一是武攻,看看苏俄就明白,一是文攻,靠选举上来,弱势群体被鼓动,票源一来,民粹分子就上来了。委内瑞拉的佩雷斯,泰国的他信都是走这个路数的。他们本身不是穷人,但他的选举定位就是主攻民粹票。
  
  好比委内瑞拉灾难源头佩雷斯,他是民主行动党出身,上来许诺弱势群体高福利,就不是上文说的社民路线,帮人脱贫,而是送钱到家。民工进城,投我票,分田分地分车分房免费食物,有了这些东西,那个弱势还愿意本分工作。开始石油价格高,勉强负担,后来石油跌了,福利政策不松,票源一定要巩固,那就只有加税,蓝领以上各阶层纳税人苦了,直接影响创业以及生活品质。
  
  
  他下去,接连两任总统有民主行动党的和基督社会党,都在补他的亏空,想把不合理的福利降下来,那些被惯坏了不纳税的弱势不干了,佩雷斯干脆脱党参选,弱势用票把他二次送上大位。他和他信差不多,经济是完蛋了,接下去就要摊牌,中间阶层,两党一定要倒他,而弱势这边,民粹一浪高一浪,查胖子这些彻头彻尾的民粹开价比他更高,他还不够民粹,完了。
  
  
  本来中间阶层赢了,结果上来的总统是个软柿子,搞宽容政策,中间阶层分裂,选举又来,查胖子反正就是民粹盘口,中间两党不合作,此消彼长,胖子检漏赢了。他上来,国有化,高税率,中间阶层知道不妙,又上街头,军队卫道,本来学罗马尼亚,一下也解决了。
  
  
  结果又开会,内部又有理念派,拖了两天,委内瑞拉的两个老朋友来帮忙,古共来暗的,空军这里给了大钱,美国卡特中心,老牌绥靖主义分子了,唱红脸,游说临时政府要走合法程序,一来二去,这里一犹豫,胖子复辟了。
  
  
  这回上来,就更狠了,军队受过教育不可靠,换雇佣兵,建立米兰达准军事卫队,医生工程师律师,统统滚蛋,清一色换上古巴医生工程师,即会干活,价格又低,国企蓝领工人,工人联合会也靠边,直接招外籍劳工,听话又好用,市场经济靠边,统购统销,价格锁定,支持总统的人免费吃喝,其余饿死不管。旧两党也非法,总统党才是唯一合法,所有独立媒体一律不给执照,只有官媒一家话语权。大学教育方针不对,直接办新大学实际上就是高级技校等等。
  
  
  民粹几板斧出去,中间阶层基本就被搞残了,再想起来,谈何容易。而且民粹这套戏法可以循环玩下去,古巴是玩得最好的。拉起来,先统战装13,慢慢中间搞掉,国民均贫,大国有统制经济,内部清洗,逼走更激进的理想主义分子,古版托托出走,过段日子,国有经济有核心弊病出现,转不动,包不住,经济停滞,开始修正主义,又变改革教父,自由市场,于是出现新的贫富分化,到了一定阶段,重走民粹路线,恢复老传统,开始纠偏,抛出某将军为首的贪腐集团,掀起打击新中层高潮,这通玩好,又变穷人之父,又能过一段日子,国有经济再出问题,弟弟出马又来改革,无非再经济减压,等到先富又露头,再去鼓动民粹,反正就是来回搞,控制节奏。
  
  
  
  回到这个故事最开头,蕴含的哲理是什么,为什么一批国家民主化之后,还是会滑落倒退,关键就在于选举准入制度。
  
  
  要想真正上路,想要走捷径,全盘照抄西方最新的体制,是不行的,就要从头学起,一定要从古典民主,18,9世纪学起。三类人群是不能给他门投票权。
  
  
  女性不行,她们是感性动物,两个女的,她们会选那个丑的,因为嫉妒。两个男的,她们会选黑的,因为性暗示等等。未成年不行,没社会经验,会被别人骗,所谓爱国主义民族主义很容易骗到他们。不纳税的弱势不行,他们会被民粹主义裹挟,助纣为虐。
  
  
  
  
  
  正确的做法,女性可以作为个体候选人参选,但不能作为群体投票。少年可以当志工助选,监票开票,为以后正式成人锻炼经验,弱势作为国民,可以享受社会福利,但因为不纳税,所以不是公民,自然不享有公权力,不能投票,想参与政治,先把自己变成蓝领纳税人再说。
  
  
  总而言之,投票的准入机制,嘴上没毛的不行,没钱纳税的不行,胯下没鸟的不行,成年纳税男性才有入场投票资格,这样才能确保好不容易换来的民主制度不会走样,不会被所谓感情票,民粹票,荷尔蒙票所左右,不会偏离正确方向,不被别有用心的极权分子利用。
  
  
  一个晚上更新太多,实在太累,下周继续
[评论随笔]自由有多远---近代南美的革命之路(持续连载中) 从“革命的”到“中国的”:路有多远? [评论随笔]一直被课本糟蹋的经典古诗(连载) [评论随笔]钢铁 牛皮 楼市------历史经济学视角下的辛亥革命(之二) [近代风云](连载)最寒冷的冬天:美国人眼中的朝鲜战争(更新中......) [评论随笔]房价 契税 钱庄----历史经济学视角下的辛亥革命(之四) [评论随笔]汉使到达的最远之地----希腊化王国查拉塞尼 南美玻利维亚的死亡之路 南美之美色 暗访比基尼咖啡厅 持续更新 - 狱中天的日志 - 网易博客 [评论随笔]清朝的那些缺德事——全面解读清朝历史(50万字连载) 张鸣:仓促革命断送了温和政改之路。有民主呢? 哪有自由呢? 【散文·随笔】 父 亲(连载之二) [近代风云]饶漱石的专业首先是打仗(连载) [评论随笔]军饷 公债 处女-- 【林彪的这一生(连载中)之三】 【林彪的这一生(连载中)之四】 【林彪的这一生(连载中)之五】 【林彪的这一生(连载中)之六】 【林彪的这一生(连载中)之七】 【林彪的这一生(连载中)之七】 【林彪的这一生(连载中)之六】 【林彪的这一生(连载中)之五】 【林彪的这一生(连载中)之四】 埃及示威者流行革命歌曲《自由之声》(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