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漆打印机:任之堂:很多膝关节病变并非骨头的问题,而是肌腱、韧带的问题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欧普网 时间:2019/12/07 16:38:25

任之堂:很多关节病变并非骨头的问题

而是肌腱、韧带的问题

    去年的一天,邻居小孩拿来一根细竹棍,要我帮忙做个弓。这是很容易办的事情,小时候经常玩自制的弓箭。于是我找来一根细绳,栓上竹棍的一端,拉紧细绳后栓在已弯了的竹棍另一端,然后稍稍修理竹棍不光滑的地方,一个弓就成了!

    小家伙高高兴兴地找细棍当箭,开始玩了起来!

    没一会时间弓拉断了,他又找来一根细竹棍,要我再做弓。于是我又做了一个,闲着没事,就在一旁看着他玩。

    小家伙使出最大的力气拉弓,眼看又要断了,我立即阻止,“弓不能这样拉,超过限度就会拉断的!”我一边说,一边示范……

    “余大夫!来病人了!”正在这时,员工喊我了。

    我放下弓箭,回到诊室。来看病的是个老病号,切脉后发现左关郁塞,左尺沉细,我问病人,吃荤油恶心吗?病人否认了。我说,你的膝关节出了问题,走几步让我看看!

    病人很费力的站起来,走路时有点跛。病人说医院拍片了,认为是膝关节退行性变,是老年病变,治不好,也就没有治疗。以前不怎么疼,情况还好,就这两天出现疼痛,关节僵硬……

    我用手活动病人的膝关节,左膝关节活动明显受限。我一时陷入沉思,如何寻求良策?

    屋外邻居小孩仍在玩拉弓射箭,看着他欢笑的脸庞,和手中时紧时松的弦,我忽然明白了一个道理:

    膝关节僵硬、疼痛,并不一定是骨头的病变,也可能是关节四周的肌腱收缩,使关节活动空间变小,关节才出现活动受限,僵硬、疼痛的啊!

    这个病人骨质增生不是一日形成的,多年都不疼,是什么原因导致突然出现疼痛?现在疼痛为什么不找肌腱的责任,而非要找骨头的问题?

    就好像邻居小孩玩的弓箭,弦拉得太厉害,弓自然就断了,只有弦的松紧合适,拉得力度合适,弓才不会断啊!

    看来只要让患者的肌腱稍稍舒张,给关节一点活动的空间,病应该就好了。

    想到这些,我便在膝关节上下肌腱的附着点扎针,然后拔火罐,十分钟后,病人关节活动轻松不少,然后开了下方:

    白芍30克 甘草30克 怀牛膝20克 鸡血藤25克 延胡索15克 当归15克 三剂

    用白芍配甘草,酸甘化阴,缓急止痛,用牛膝引药达膝关节,鸡血藤通络止痛,元胡活血止痛,当归引药归肝经,药力达于筋。

    这里许多人可能不理解,为什么要用当归?当归补血、养血、活血,与膝关节疼痛好像不沾边?

    中医有句话:“肝主筋,膝为筋之府”。肝脏才是膝关节的真正老板,下面员工出了问题,自然要找老板了。当归养肝血,肝血足了,筋就得到了滋养,才能柔韧有力,不会挛缩,所以这里的当归很重要!

    第三天,病人反馈:“说吃完一剂药,关节疼痛就好的差不多了,中药见效也快啊!”

    后来碰到一个搞小针刀的朋友,他告诉我,很多关节病变并非骨头的问题,而是肌腱、韧带的问题,骨头只是代人受过。在肌腱附着点采用小针刀稍稍松解,病人很快就好了……

    中医时常讲,治病必求于本,这里的本该如何寻求,我们通常看到的是不是本?西医诊断的膝关节退行性病变是不是本?

    没想到无心的做弓箭,却丰富了我治疗关节疼痛的经验!

    有了这次的经历后,在治疗关节变病的时候,思路就开阔了不少。

    患者,刘某,女,42岁。双膝关节疼痛一月,患者上楼上还可以勉强,下楼梯时则需要人搀扶,服用芬必得未能缓解,在三甲医院就诊,诊断为膝关节退型性变病。医院专家说,你这病没办法治好,只能吃点止痛药了。

    患者经熟人介绍,到我处就诊,就诊时须人搀扶进门,症状如上。切脉,左关郁塞如豆,六脉弦硬而细。遂告知患者,你的膝关节筋收缩太过,导致关节僵硬,活动受限,骨质增生不是一天形成的,而最近病情的加重主要是与筋有关,治疗时只要让绷紧的筋舒展开来,病情就会好转。

    病人将信将疑,我于是开了三副养筋汤:

    白芍30克 熟地30克 麦冬30克 炒枣仁15克 巴戟天12克 当归15克

    患者服用三天,膝关节舒展自余,不再僵硬,唯下楼梯时仍有不适,上方继续,连用一周,一月后介绍新病人过来,言服用十剂,膝关节彻底治愈,非常感谢。

    人体的骨骼,随着年龄的增长,骨质会变得疏松,骨头也会变形,但这个变化是个慢慢的过程,人体也在慢慢适应其变化,这是生理的衰老过程,但这些变化是慢慢的,人体有一个慢慢适应的过程,代偿的过程,它们并不影响人体的正常活动,但当一些特定的外因产生作用后,会打破慢慢形成的代偿性病变,形成新的疾病,治疗时想纠正已经形成的病变很难,只要纠正打破这种代偿性病变的原因,疾病就可以缓解。

    我们不可能让一个80岁的驼背老人变得像年轻时一样,我们也没必要这么做,但我们可以解决变形的脊椎在受凉后产生的疼痛,这才是治疗的目的!

    弓箭的感悟不仅仅让我感受到筋的病变重要性,同时也让我感悟到认识人体疾病不是那么单纯,治疗疾病不是追求一种完美,而是在病态中追寻一种新的平衡,符合自然之道。

    记得读书的时候,体育老师经常要求我们压腿,当时没有在意这压腿的好处,现在,看到了筋在人体的重要作用,我也慢慢开始坚持压腿了,压腿的过程就是拉筋,只有将腿部的筋拉开之后,人体的关节才有弹性,才能接受外界的冲击,才不容易生病。

    读大学时,流行打盘,静坐。我也参与过,刚开始只能打散盘,一周后开始打单盘,每次打20分钟的单盘后,双脚都感到发麻,膝关节疼痛,要休息几分钟才能下地行走,看到室友的坚持劲,我也没有轻易放弃。后来练习十来天,打单盘几乎没什么感觉了,就开始打双盘,打盘时双膝的韧带是处于拉伸状况的,类似于压腿的锻炼,当时没有想打盘的好处,只是体会打盘时的心静。坚持一个月后,我慢慢感觉到打盘的好处了,因为走路时腿感到非常轻松,上楼梯时三步并一步也感到轻快,这些都是打盘的结果,这是一种锻炼筋的方法。

    治病是对疾病的感悟,也是对身体的感悟。在与疾病进行对抗过程中,我们有很多种方法,面对面的作战是一种方法,迂回战也是一种方法,孙子兵法云:“凡战者,以正和,以奇胜。”治疗疾病也是如此,当我们生病的时候,应当用一种平和的心态来看待,身体衰退是自然规律,悖逆自然规律是不可能的,我们所做的只是在顺应这种规律的前提下,适应这种规律,学会保养慢慢衰退的身体,不同年龄段,对疾病的处理方法也可不相同,试看八九十岁的老人,他们有几个没有骨质增生呢?虽然骨质增生不能治愈,但只要我们在这种代偿性的病变中,保持一种平衡,找到适应自己的锻炼方法,也就可以舒舒服服的过完一生。

    有些病人也许会问,“大夫,我的足跟痛,在医院拍片子后确诊长有骨刺,西医建议我开刀做手术,但他们也不能保证手术后不复发。你说咋办?我一个80多岁的人了,开上一刀,还不能根治,有没有必要开刀呢?”

    这个问题要解决,就得从骨刺的角度来分析,再寻求筋的问题,就没有大的意义了。

     下面我们再看看另外一个小故事,通过这个故事我们学习跟骨骨刺的治疗。

     第四章:http://piao-peng.blog.163.com/blog/static/6760503320105965014201/

    文章网址:http://piao-peng.blog.163.com/blog/static/676050332010585838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