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漆涂料如何代理加盟:华盛顿激怒中国:中国防长在新加坡峰会点名警告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欧普网 时间:2019/12/07 17:02:45
2011-06-08 10:26:40 来源: 互联网
中国国防部长梁光烈在出席新加坡峰会时点名地警告“有关国家”不要搞“针对第三方的对抗性联盟。”
美国之音中文网日前发表文章,题为《中国的香格里拉承诺打动了谁?》,摘编如下:
第十次香格里拉对话刚刚在新加坡结束。中国首次派国防部长出席这次亚洲安全会议,被认为是这个对话机制在促进地区安全方面取得了一项重要成就。不过,分析人士说,中国官员在会上做出的安全承诺并没有改变一些邻国对中国的忧虑。

总部设在伦敦的国际战略研究所一直在争取中国政府派国防部长出席每年一度在新加坡举行的亚洲安全峰会,这个目标今年终于得以实现。国防部长梁光烈率领中国代表团,出席了星期天结束的三天会议。
新加坡大学东亚研究所资深研究员赵洪说,从这个意义上,本届的香格里拉对话取得了一些重要成就。
赵洪说:“首先,参加的人,参加的国家,派出的官员和学者越来越多,级别也越来越高。我想,最重要的一个突破就是中国这次派来了国防部长梁光烈。应该说,这个香格里拉对话以后发展会越来越好,所起的作用也会越来越大。”
人们曾经猜测,中国政府一直不肯派出国防部长出席香格里拉对话可能是担心南中国海主权争执可能会令自己感到尴尬和压力。就在这次新加坡会议前的几天,越南和菲律宾都指责中国军队刚刚在有争议的海域采取了挑衅行动。
不过参与这次对话的中国代表团并没有遭受群起而攻之的待遇,而中国也不提南中国主权涉及中国的战略利益。相反,梁光烈部长在会上不断强调中国不搞军事扩张,中国从来无意威胁其它国家。
新加坡大学的赵洪研究员认为,中国官员的这些话对东南亚国家来说是一种安慰。
赵洪说:“我想这次梁光烈过来,起码向这些东南亚国家表示中国越来越重视东南亚地区的安全。梁光烈先生的讲话也起到了很好的作用,表明中国愿意在原来和东南亚国家双边对话的基础上越来越愿意在多边的场合进行对话,尤其是对一些敏感的话题,包括南中国海问题。”
不过,认为越南或菲律宾等国家已被中国官员的言论所打动还言之过早。越南国防部长冯光清在梁光烈发言后在同一个讲台上表示,中国需要将言语付诸实际,遵循他们对外宣称的相关政策。
澳大利亚坎培拉大学亚洲问题资深讲师罗伯茨(Christopher Roberts)说,很显然中国对地区安全的承诺并没有说服所有人。
罗伯茨说:“中国所说的话跟它实际所做的事看来有些分别。我想,中国国防部梁部长在香格里拉对话中说的那些话对声称拥有南中国海主权的那些国家来说是一种安慰,但我也肯定,鉴于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越南和菲律宾等国家会以怀疑的眼光来看待这些话。”
美国国防部长盖茨在这次的亚洲安全峰会中说,亚洲地区国家加强与美国军事关系的愿望比二十年前强烈很多。罗伯茨博士认为,这也许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美国对自己受欢迎的程度有点孤芳自赏,但同时也显示亚太地区一些国家对中国的军事发展仍心有余悸,希望美国能帮助维护地区安全。
罗伯茨说:“一些亚洲国家或者在传统上跟美国有同盟关系,或者近些年来被中国威胁过,比方说越南。所以,美国在亚洲的存在,以及对中国日益增强的影响力的平衡,不仅受到一些国家的欢迎,甚至可能被他们认为很重要。”
新加坡大学的资深研究员赵洪说,在南中国海主权问题上跟中国存在强烈分歧的越南和菲律宾等国家希望美国参与解决南中国海主权争议,但又不希望华盛顿过多地介入这些事务,以免激怒中国。
中国国防部长梁光烈在出席新加坡峰会时点名地警告“有关国家”不要搞“针对第三方的对抗性联盟。”他的这番话被看作是对美国和亚洲其它国家发出的警告。
中国国防部长梁光烈重申中国国防策略属于防御性,他也承诺中国永远不称霸、不搞军事扩张。
梁光烈是在新加坡举行的第十次香格里拉对话上发言时讲出以上那番话的。
这是该机制成立十年来,中国国防部长首次率团与会。
在会议上,梁光烈在会议上以《促进安全合作,共创美好未来》为题,以四个原则阐述中国的国际安全合作理念和政策主张,其中包括与区域各国“相互尊重,平等相待;互利共赢、同舟共济”。
他指出,冷战思维研究存在,这与当今世界趋势格格不入,因此呼吁各国不要“人为制造敌人”。
梁光烈说亚洲国家“无论大小、强弱、贫富,都是平等的一员”,中国是在谋求双赢以及与周边国家建立互信。
他进一步表明,亚太不是封闭的地区,因此希望区域各国以“开放包容、团结合作”的原则发展“亚洲特色”的安全机制,加强对话交流、全方位沟通,而不是“搞第三方对抗结盟”。
南中国海领土争端问题一直受到关注,中国和包括越南,菲律宾在内等国家在南中国海冲突频发。马尼拉上周就召见中国驻菲律宾代表,对中国海军最近进入菲律宾的南海海域的行为表示强烈不满,而越南也抗议在南中国海上遭遇中国飞机和船只的骚扰。
对于有评论指出中国“言行不一”,梁光烈并未直接针对以上事件作出回答,但重申《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立场,希望直接与相关国家以和平方式解决纠纷。
他说:“中国是守信用的国家…南海的航行,从来是自由无阻的,总的形势是稳定的”,而中国也致力于维护南海地区的和平与稳定,以和平方式以及国际法原则来处理。
在朝鲜半岛课题上,他称,中国“对朝方所做的工作,比你们想象的多”,他也透露出中国会尽快重启六方会谈,解决朝核问题。
中国不会对侵犯南海主权现象听之任之
中国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梁光烈在新加坡举办的香格里拉对话会上发表演讲,并就南海问题表达中国的立场。最近,南海问题又成热点,中国如何应对备受关注。梁光烈的演讲,显示了中国在南海问题上刚柔并济的政策立场:在不影响中国国家主权和符合《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的前提下,中国再次确认领土和海洋权益争议由直接相关的主权国家通过双边友好协商和谈判,以和平方式解决;否则,中国也绝不会逆来顺受,而将采取必要的行动维护主权。
越南上周指责中国海监船干扰越方的油气勘探活动,侵犯越方主权,扬言会采取各种必要措施保卫领土完整云云。菲律宾上周六也指中国屡屡“侵入”其“领海”,破坏地区和平,使南海气氛紧绷云云。对此,中国外交部严正表态,重申中国海监船对越南非法作业船采取执法行动完全正当,要求越方立即停止侵权活动,不要再制造新的事端。越南是南海各方中侵犯中国南海主权最恶劣的国家,中国外交部严正表态,表明中国在涉及中国国家主权的原则问题上,既冷静务实又决不妥协退让的坚定立场。中国外交部亦回应菲律宾的无理指责,强调中国企业在中国管辖的海域进行经济活动是完全正常的。
南海问题的核心是南沙群岛领土主权争议。自20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初起,随着国际海洋法律制度发生变化和海洋开发特别是海洋油气资源开发步伐不断加快,南海周边国家越南、菲律宾、马来西亚、文莱纷纷对我南沙群岛提出全部或部分领土主权要求,越、菲、马还派兵占领部分岛礁,南海问题由此产生。南海问题的本质,是南海有关各方侵犯中国对南沙群岛的领土主权和中国在南海的海洋权益,触犯了中国的核心利益。
自1974年和1988年中国与越南(前一次是与南越政权)在南海发生两次海战以后,虽然近年来越南、菲律宾在南海有争议岛礁和水域与中国屡次发生摩擦,但中国坚持“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克制战略,不愿让南海争端破坏中国与周边国家的关系。但无数事实证明,中国在处理南海问题上,只有柔没有刚,只能导致“搁置争议,别人开发”的被动局面,这是行不通的。中国在韬光养晦的同时,更要有所作为,方能争取主动。中国对东亚国家该争取要争取,该威慑则应该威慑。中国奉行睦邻友好的周边外交政策,致力于通过安全合作维护周边地区的和平稳定,但中国也不会对侵犯中国主权和违背《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的现象听之任之。中国告别委曲求全之时,正是对方收敛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