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漆烤房价格:细数庄家几起几伏 分仓坐庄已没有存在的土壤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欧普网 时间:2019/08/24 06:41:33
细数庄家几起几伏 分仓坐庄已没有存在的土壤 作者: 来源:中国证券网 2011-06-08 10:48:16

2011年4月的一个再平常不过的下午,记者来到老张(化名)的个人操盘室。所谓操盘室,实际是位于深圳景田区的一个三居室民宅中的一间,房间内仅两台电脑、一部电话,四面白墙。

老张的身份是深圳某资产管理公司的董事长,“我不经常去公司,平常喜欢在家里看看股票,没事打打球,就像一个闲人。”正是这位“闲人”,2009年至2010年隐匿在某三家上市公司的十大流通股东身后,也是这段时间,三只股票分别出现了61.5%、96%和40.7%的涨幅,但凡炒过股的人都能看出,老张正是那个“庄”。

  “我现在谈不上是庄家,坐庄的门槛实在越来越高了。我现在资金量也就十几个亿,你想想,拿到一只股票哪怕20%的流通盘也需要8亿。没有人会把一半的身价拿来做一只股票,我无非是在圈子里有些朋友,跟上市公司也比较熟,大家同进同退而已。大部分时候,我真的是个闲人。”

  事实确实如此,老张每年投资的股票数量很少,但每操作一只股票前,老张都会做两个月甚至半年的准备,“评估行业环境,亲自去上市公司调研,重要的是跟上市公司达成共识,最后研究讨论最适合买入的时机。”当然也有例外,在海南板块全线飘红的时候,“几乎所有个股都有机构资金入驻,为了能先抢到仓位,也就来不及去上市公司调研了。”

  对于自己的业绩和操作,追问之下老张提到了个股江苏吴中(600200),“去年10月初,我用几个大客户的账户买了,前几天刚刚出货(四月底)。”

  证券市场征战已经二十多年,老张自己,也是一部庄家演变史。

  “327”淘得第一桶金

  1990年2月,在深圳经营歌舞厅的老张初涉资本市场,经人劝说后带着“巨资”18万进场。当时深市行情大好,“黑市”交易火热,“误打误撞,我应该是在最好的时间入场,我当时4元左右买了深发展(000001),到1990年6月,深发展股价涨到24元。几个月,十倍的收益,我关掉了歌舞厅,进了资本市场。”

  从此,老张便一直在股市里“试水”,也曾跟着深圳“北上大军”到上海投资,“但真正赚大钱是在国债期货里,确切的说是327国债。”

  老张的这一桶金赚得惊心动魄。最开始选择做多,老张凭的是直觉,而在赌局初期,一度是空方领先,后陷入胶着。直到1995年2月23日,财政部发布提高327国债利率的公告,百元面值的国债将按148.5元兑付,这对多头老张来讲无疑是天大的利好。本来应该是毫无悬念的胜利,却因万国证券总裁——证券“教父”管金生的操作变得惊心动魄、险象环生。

  管金生带领的万国证券是空头的主力,按照当时的规定,以万国的资金最多可开40万口的仓位,其他券商亦然,但事实上万国在事发前已经到了200万口。

  2月23日开盘,中经开带领的多头进团,用80万口合约将前日148.21元收盘价一举攻到148.5元,此后又以220万口合约攻到150元。而国债每上涨1元,万国就要赔进十几个亿。管金生向时任上交所总裁魏文渊求救不成,在多头军团下午猛攻下,管金生已经顾不上是否还有钱继续开仓,在下午4点22分疯狂开仓做空,先以50万口合约把价位从151.3元轰到150元,然后连续用几十万口合约把价位打到148元,最后以一个730万口合约的巨大买单狂炸尾市,价格定在147.4元。

  如果以147.4元(老张的噩梦)交割,万国赢60个亿(但操作严重违规,且公司拿不出足够保证金)。最后,上交所公告:最后7分钟的交易无效,收盘价为违约前最后交易价格151.3元。这个价格判了万国死刑,公司赔进60亿元人民币。第二天,管金生入狱。此后万国证券与申银证券合并,成为今天的申银万国。

  万国证券破产却成全了老张这样的投资者,从此他的资产开始以千万计数。

  资产随“中科系”消失——“独庄”的罪与罚

  拿着国债期货里赚来的资本,老张在股市里继续征战,“那时,人称我张大户”。

  90年代末,投资者听到“某某系”的股票往往会有种敬畏,能够买到“某某系”的股票似乎就是一种赚钱的保证。当时的“张大户”“有幸”的成为“中科系”的股东,用现在的话讲就是吕梁的“客户”。“资本市场里钱来得快走得也快,在中科系股票市值达到100亿时,我也一度拥有过数亿资产,但随着中科系的覆灭,财富也像泡沫般的蒸发。”中科创业前身叫“康达尔A”,1998年年底,吕梁组织资金接手了接近50%的康达尔流通股,1999年4月和5月,吕梁安排机构资金收购了康达尔34.1%的国家股,从此介入,吕梁舰队在康达尔董事会的11个席位中占据了7席。

  “在1998年年初(吕梁操纵其之前)的股价是10元左右,流通股3488万股。当时吕梁计划达到控制90%以上的筹码,在10元至14元间边拉升边吃货,而资金要求仅为5亿元不到。”老张回忆当年坐庄低廉的成本时,不禁感叹。

  吕梁出身为撰稿人,深具“弹唱”的功底,也深知媒体的影响力,其先后在媒体上发布了众多消息,为康达尔摇旗呐喊。事实上,深圳康达尔除了假账、坏账几乎一无所有,但“吕梁舰队”的主战场是二级市场,公司业绩并不重要,关键是让市场相信康达尔是个前途无量的好公司。果然,在吕梁入驻康达尔之后的四个月,康达尔在深市涨幅排行榜中位列第17名。

  这显然不是吕梁的目标,1999年7月,吕梁在北京创办了中科创业投资公司,通过这个名义入主康达尔。他们对外鼓吹北京中科具有“科技部背景”,是中国科技界的精英。尽管北京中科跟康达尔一样,都仅仅是一个架子,但市场只知道,1999年12月深市的康达尔股票换成了非常响亮的名字:中科创业,股价飞涨。

  自此,吕梁的目标已经清晰:在二级市场上建立中科集团,撒开一张网,网住一个公司就炒一家股票,把炒高股价后的股票质押给银行,贷款后再炒下一个。事实上吕梁也成功操作了中西药业、鲁银投资(600784)、岁宝热电、胜利股份(000407等公司,以“中科创业”为首的“中科系”建立。

  吕梁舰队为何崩盘?其答案跟几乎所有的长强庄一样——资金链断裂。据老张回忆,2000年8月,“舰队”中一位大佬级人物“不玩了”,手中大笔的股票将抛向市场。而两个月后,北京中科执行总裁被审查出“老鼠仓”,涉资巨大。吕梁下令北京中科、深圳中科内部查“老鼠仓”,要求所有公司资金于年底前结算。这次自查加速了“舰队”解体,冲钱而来的投机怎么会顾及公司的利益,貌合神离的合作者开始抛售股票,以保资金。吕梁本想截住老鼠仓的抛盘,却没想到老鼠仓如此之多,他打光了所有资金,仍未避免中科创业接连跌停,上演开始所说的中科“9连跳”。

  2000年12月25日,吕梁操纵的中科创业从84元高位一头栽下,连续九个跌停,并引发“中科系”其他股票中西药业、莱钢股份(600102)、岁宝热电相继跳楼“自杀”。“中科系”株连市场上其他长庄,“德隆系”集体跳水,“明天系”崩溃。

  岁宝热电公司股票全额抛售,北京中科、河南禾华法人股遭法院冻结。满载一船罪恶的“吕梁舰队”快速沉没了。几年以后,“某某系”中另一个灵魂“德隆系”同样因为资金链断裂崩盘,强大的“独庄”时代终结了。

  把握“股改”机会——开启混庄年代

  “中科系”覆灭后,老张元气大伤,而2001年至2005年的熊市,也让其没有翻身之机。直到2005年股改,老张才又得以体会到赚钱的感觉。“05年、06年的时候很多人也做得很好、收益率很高,但是他没有获得很好的财富,很重要的一条就是他的跟随资金不够。当时看准了时机后,我将仅剩的不足一千万的资产全部投入,又通过一些渠道融了一笔钱,准备就此一搏。”

  而也是在这个时候,老张遇到了当时同样也希望咸鱼翻身的花荣,“那是一个很优秀的操盘手。”

  在坊间,一直流传着一份中国股市十大操盘手的榜单,王亚伟在榜单中排名第十,花荣排名第六。花荣人称“老狐狸”,是沪深股市第一代职业操盘手,也是目前为数不多的幸存者之一,人称“不死鸟”。从1991年入市至今,几起几落后,花荣的资产如今也已经过亿。

  2005年,花荣加入中集集团(000039),在中集集团同期成功操作的石油济柴(000617)、长江电力(600900)这几只股票中,花荣替别人(包括老张)赚了很多钱,自己按照5%到8%分成。同时,花荣抵押了房子,把仅有的百万个人财富押上,全力以赴奋力一搏,结果“至少翻了十倍”。

  如今的花荣,一个人在公寓里操盘,同时对写博客情有独钟,每天工作四小时,其余时间爬山、打球、晒太阳。他自称追求“无风险套利”,守着庞大的个人资产追求年10%的利润,不愿再替人打工,也不想自己创办私募,“一是现在的市场不规范,二是猪养太肥就该杀了。”

  对此老张告诉记者:“股改以后,以前活跃在市场中的人基本上有四种:一是‘死’了的,跳楼的,赔光钱无力翻身转行了的,这是人数最多的。二是像花荣这样,凭本事和经验做股票,不求大利。三是像我这样做私募的,阳光化的也好,地下私募也好,总之还想做些事。四是人数最少最幸运的,就是当年买股票买太多,稀里糊涂地就成了大小非,他们最有作为。”老张口中的第三和第四种人,在前期多变的市场氛围中艰难地活了下来,并初步完成了资本的原始积累。但在整个证券市场发展、完善的过程中,有两件事情彻底改变了庄家的格局和操作风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