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热点案例分析ppt:[转帖]中国人有可能引发宇宙观的第三次革命[凉山论坛]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欧普网 时间:2019/11/17 20:02:13
中国人有可能引发宇宙观的第三次革命
——简评雷元星的地球螺旋轨道理论
江华荣
宇宙观是人类对宇宙的理性认识,理性是对直观感性的超越,历史上的每一次超越都会导致宇宙观的更替与革命。古代的“盖天说”宇宙观是建立在纯粹直观基础之的,每一个不具有理性思维能力的小孩都会直观地建立起“盖天说”的观念,它是人类认识处于理性萌动时期的宇宙观。
亚里士多德——托勒密“地心说”是对“盖天说”宇宙观的否定,是理性取代直观的第一次革命。这次革命首次超越了人们关于大地“水平延伸”的感性直觉,牢固地建立起了“地球”的观念,而且把原来“盖”在地上的那口“天锅”变成了“天球”,让天球围着地球旋转。然而,人类宇宙观的第一次革命是不彻底的,最终留下了“磨房围着磨盘转”的悖论。
哥白尼——开普勒“日心说”是宇宙观的第二次革命,这次革命进一步清除了亚里士多德与托勒密体系中残留的直观成分,让地球这只“永恒不动的重轮”围绕太阳旋转。尽管“日心说”战胜“地心说”经过了几百年血与火的斗争,但这第二次革命也是不彻底的,它隐含了“上帝第一推动”的逻辑前提,并赋予了宇宙秩序永恒不变的性质,这样的宇宙观显然是半神学、半形而上学(僵死)的。
雷元星的螺旋轨道理论有可能引发宇宙观的第三次革命,它是在对“第二次革命”进行再认识的基础上产生的,其主要意义在于从时间上否定了现有宇宙秩序的永恒性,强调天体的现存轨道都是暂时的,行星最终都会掉进太阳烧毁。依此往下推,银河系的现存秩序也不是永恒的,太阳将向银心靠近,银河也在向“宇宙核”靠近,所有宇宙天体都处于永无休止的生灭运动之中。
人类的宇宙观还可能出现第四次革命,虽然现在还不知它何时到来,或发生在哪一个国家,但人类对宇宙的认识不会因雷元星发现螺旋轨道而停止。宇宙观的革命往往伴随着新数学方程的建立,“盖天说”、“地心说”、“日心说”、“螺旋说”都有它们自己的几何构形,但数学方程不可能算出宇宙什么时候“爆炸”,什么时候“冻结”,目前流行的“大爆炸”宇宙学毕竟只是少数“天才”的数学神话,它永远无法被地球人类的经验(观测)所证实,而且人类的理性也绝不会接受什么时空全无的宇宙“奇点”(Singular Point)。
人类对宇宙的某种认识之所以成为宇宙观,必须要大多数人能够理解,理解之后才会接受。如果在欧洲某大型回旋加速器里真能看到宇宙“大爆炸”时的情景,那么150亿年前真实的“宇宙大爆炸”很可能是上帝安排的。这样的宇宙观虽然炫耀着“现代科学”的招牌,而实际上是宇宙学向神学的倒退,因为无法被理解的宇宙事件只有靠上帝来解释。
雷元星的“螺旋轨道”理论不需要“大爆炸”宇宙学来为地球提供物质原料,因为物质早就在太阳上准备着,太阳上的核裂变与核聚变比高能物理学家的加速器更加万能,它能加工生产氢、氦、锂、铍、硼、碳、氮、氧直至铀、镎、钚等一切宇宙元素,正是宇宙中的亿万万太阳(热恒星)“打造”出了亿亿万彗星与行星,地球只是其中之一。同时,星系核又在为亿万颗太阳生产各种物质元素,宇宙核又在为星系生产物质元素,宇宙物质像云层的冰雹那样,总是在自己生产自己,又在自己改变自己,科学家的宇宙“奇点”与神学家的“上帝”都是多余的。
认识宇宙不能靠纯粹的哲学思辨,黑格尔式的宇宙观虽然正确,但就因为它太正确了,人们对具体的宇宙还是一无所知。黑格尔曾认认真真地研究过地球,但他的地球里装的尽是些逻辑理念与绝对精神,他的地球运动是吸引与排斥的矛盾运动,他的地球起源是地球自身的否定之否定。如此这般的世界观、地球观、宇宙观绝对没有错误,但永远也“观”不出一幅可被理解的宇宙图景来。与其说人们接受了这样的宇宙观,到不如说信仰了某种与宇宙无关的思维方式,并可以按这种“辩证”思维去任意组建自己的思维宇宙。
雷元星的螺旋轨道理论以观测事实为基础,并把不同实证科学的相关理论逻辑地统一起来,既不像“大爆炸”宇宙学那样“深奥”玄虚,又不像黑格尔哲学那样晦涩难懂。既能被人们的经验所证明,也能被大多数人的理性所接受,因而是一种通俗简明的宇宙观,是真正科学的宇宙观。
这种新宇宙观的核心可用中国先哲董仲舒(公元前179~104年)的一句名言来概括:“道之大源出于天,天不变道亦不变”(《对策•三》)。可能有一批庸哲认为:这不是被批臭了的唯心主义哲学吗?其实不然,这一哲学命题同黑格尔(G•W•F•Hegel, 公元1770~1831)“一切现实的都是合理的”(《法哲学原理-序言》)命题一样革命、正确,因为黑格尔的潜台词是:“一切现实的都将成为不合理的”,故“革命”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而董仲舒的潜台词是:“道变天亦会变”。“天地尚不能久,而况与人乎”(《老子》)?这就从根本上否定了一切现实的永恒性。
若是把古人所说的“道”理解为地球的“轨道”,即地球运行之“道”,地球的轨道高度变了,地球上的天(大气层)就会由冷变暖、由暖变热、由热变成炽热。对于生物来说,地球表面就会由天堂变成人间、由人间变成地狱、由地狱变成火海,这难道不是“道变天亦在变”吗?同理,我们也可以推断“天变道亦在变”,宇宙间的一切事物都处在永不停歇的变化之中,这才是彻底革命与真正辩证的宇宙观。
行星螺旋轨道的证明--开普勒椭圆行星轨道批判
(雷元星,中共四川省委宣传部退休干部)
时间:2005年4月17日(星期日)上午9-11:30;地点:北京朝内137,自然科学史所会议室
--------------
对地球和其它行星公转轨道的不同描述,不仅仅是一个天文观测值精确不精确的问题,而是在天体运动的力学性质上正确不正确的问题,即关系到分支学科的研究方向,也关系到宇宙观会不会出现又一次根本变革的问题。尽管德国开普勒的椭圆轨道与雷元星的螺旋轨道都是一条外貌相似的曲线,但前者是自我封闭的椭圆,后者是相互错开的螺旋线,两条轨道的基本出发点不同,轨道解析方程也不同,天体的运行轨迹及其最后归宿都将不同。
而宇宙只有一个,天体运行的轨道只能有一条,检验科学的标准也只能有一个,两条轨道不可能同时成立,必有一对一错。从思想方法论的高度说,地球与其它行星的公转轨道问题,是“固定论”与“发展观”的分水岭,直接展现了形而上学与辩证法两种观念的冲突,弄清楚这一大是大非问题,对于维护“实事求是”的科学发展方向以及坚持辩证唯物主义对科学研究指导,都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雷元星在考虑行星公转的可能运动轨道时,首先研究了行星运行的空间环境,它并不像300多年前牛顿所想象的那样,是一种毫无阻力的“绝对真空”,而是充斥着大量太阳风等离子体,弥漫着各种太空尘埃、霰粒、冰晶体、小冰块等,这些太空飘浮物必然阻挡高速公转的行星,力图减慢行星公转的速度。一旦行星的公转速度减慢,原太阳和行星之间的引力与离心力的平衡就已被打破,行星就会脱离原来的椭圆轨道,走进一条螺旋线。
其次,通过对人造卫星轨道的研究,雷元星坚信行星的公转轨道也应该具有特定的“使用寿命”,行星不可能沿着同一个椭圆永恒不止地转下去。开普勒椭圆轨道是一条闭合的曲线,如果行星偏离了原来的轨道,那么也就同时跳出了原来的那条闭合曲线,不能闭合的轨道就不再是一个椭圆,而是一条螺旋线。一旦行星走到这条螺旋线的终点,这条轨道的寿命也就终结了。
其三,根据“提丢斯——波得定则”推导,行星在太空中的分布规律不仅体现在轨道半径这种空间意义上,而且体现了行星在时间上向太阳靠近的先后次序。当把时间与空间两个因素综合起来之后,他得出了地球公转轨道的近似解析方程是负阿基米德螺线方程,而不应是封闭的椭圆方程。按照“提丢斯——波得定则”与负阿基米德螺线方程,地球现在平均每天接近太阳0.55米,每年接近太阳200米,2.5亿年后将落入现在金星所在的轨道上,而现在的火星将占据地球现在的轨道,每一颗行星的公转轨道都会下降一层,水星将率先掉进太阳熔解“蒸发”。
其四,为了证明行星都在向太阳靠近,就必须证明地球在向太阳靠近。如果地球公转轨道半径真的在不断缩短,那就会导致地球公转速度加快,每一年时间长度变短,势能转化的动能更多,接受到的太阳热辐射更强,地面的气候、水温、极地冰盖厚度以及地质状况都会发生相应的改变,这些改变已经在古气候、古水文、古地质、古生物、古文明中找到了相关证据,这些证据证明地球确实在一步步向靠近太阳。通过多年跨学科的研究,雷元星已经确信,不断靠近太阳的内螺旋轨道才是地球与其它行星的真
天文观测证明了雷元星先生行星大螺旋理论的科学性
赵丰军先生在文中说道:“宇宙膨胀理论早已得到科学家们的认可,它是天文学家通过天文观测发现,很多星系都是正在远离太阳系,并且远离的速度不断增大,于是天文学家得出结论,我们的宇宙正在膨胀,真对这个发现,当时为了正确解释宇宙的这种膨胀理论,科学家们相信一种理论,最早的宇宙是一个密度非常大的奇点,或者说这个奇点的密度为无限大,温度非常高,由于某种未知的原因,发生了大爆炸,宇宙在多少万分之一秒内温度迅速降低,慢慢构成了我们今天这个宇宙。事实是不仅宇宙在膨胀,我们的银河系也在膨胀,我们的太阳系也在膨胀,我们的地球系统也在膨胀,既然这样,膨胀不是大爆炸的原因,膨胀是系统的自然原因。”
我相信多年来的天文观测成果“很多星系都是正在远离太阳系,并且远离的速度不断增大”,我相信这是天文观测到的事实。但是我认为天文学家据此得出的推理结论“宇宙正在膨胀”却是错误的,并且再由“宇宙正在膨胀”的所谓观测证据论证从一个无大小的数学“奇点”在150亿年前突然“大爆炸”而生成现在的“宇宙”就更加错误荒谬了。
我既然相信“很多星系都是正在远离太阳系,并且远离的速度不断增大”,凭什么否定“宇宙正在膨胀”?又凭什么去否定“宇宙”是因“大爆炸”而生成的呢?我又会如何解释“很多星系都是正在远离太阳系,并且远离的速度不断增大”的天文观测到的事实呢?人们一定会想到濮青松是因为受到雷元星老师的异瑞学术的影响。
我濮青松虽然对进化论等所谓“科学”有过质疑和我自己离奇的想法,但我想到:学校教科书上的科学一定是经过科学家先辈们用成千上万次实验证明了的必然是真理。从我好奇性地阅读雷元星先生的新科学理论科普书本起,慢慢就使我从对于课本教条科学的迷信中醒悟了过来“原来谁也没有进地球中心去看过,地球是空心的或者是实心的均只是推理性的结论。科学家们连我们脚下的地球也没搞清楚,更不用说遥远的太阳及其宇宙了。胡说太阳是一团发光的气的科学家有之,胡说宇宙有年龄的科学家有之,胡说宇宙在膨胀着膨胀到极限宇宙还可以缩小的科学家有之,胡说空间可以弯曲的科学家有之,胡说有黑洞能吸入一切的科学家有之,……。其实这些没有一项是真正经过实验证实了的,均仅仅是‘大闹天空’试的科幻而已。”
迷信科学权威、盲目崇拜、唯心的想当然、默守陈规、不思进取就会使人越来越愚蠢庸俗;善于质疑、善于理性分析、善于研究推敲、善于逆向思维、善于多问一个为什么、善于用辩证唯物的观点可以使人走出误处产生智慧获得更多更大的成功。我们中国只有在科学上有所发展,才能在真正意义上赶上和超越世界先进水平,而科学的发展必须要有科学的创新,反伪求真就是科学创新与科学发展的必然性过程。
宇宙是什么?这个问题连很多科学家至今也没有搞清楚,他们大多数认为宇宙是比太阳系比银河系更大更大的体系。他们一会儿说“宇宙有限”,一会儿说“宇宙是从一个‘奇点’经过‘大爆炸’诞生”。只要是体系就有一定的范围,宇宙就会有大小就是有限的了。有着这种唯心想当然思维的科学家是因为把“宇宙”看成了“事物”,因为任何“事”或“物”均一定会有“开端”和最后的“终结”,所以也就可以有一个在150亿年前从一个数学“奇点”发生“大爆炸”而诞生了“宇宙”的科学幻想故事。其实“宇宙”只是时间、空间、物质这三大基本概念的集合性认识。宇是上、下、东、西、南、北各个方向的无限空间;宙代表无限古去与无限未来的时间。在这无限的时空中到处存在着物质,物质只会变质与变化,但物质不可能完全彻底的毁灭性消失。宇宙边界之外同样存在着空间,宇宙的母体那个数学“奇点”之外必有空间的存在,在宇宙“大爆炸”之前也必有时间的存在。所以,“宇宙”不能当作“事”“物”来认识,“宇宙”只是时间、空间、物质无限性永恒的概念。
这说明了时间、空间、物质的存在是绝对性的,时空决不是相对的,爱因斯坦的相对论是荒谬的伪科学。不过“伪科学”也可以算是“科学”的一个种类,只是“伪科学”仅是不正确的“科学”而已。科学是允许出错的,科学上的错误也是难免的,干任何事情均容易出错,只有什么事情也不做的人不会犯错误。所以说科学真理应该是有时效性的,这不等于说世界上就没有了永恒的科学真理,真正的科学真理就一定是永恒的,但是人们的思维方式是在改变着的,坏人可以转变成好人,好人同样可以演变成坏人;唯物主义者有时会变成唯心主义者,唯心主义者也可以变成唯物主义者,并且许多人具有两面性甚至于多面性。例如,有不少唯物的科学家却迷信唯心的宗教等等。“万岁”没有“亿岁”长寿,并且“万岁”也只是一种美好的祝愿。科学只是探索性的研究,我们反对在科学上的伪劣虚假,求证我们中国人的新科学真理的反伪求真就是科学创新、科学发展、科学进步的过程。
托勒密认为“地球是静止不动”的,因为他把地球作为观测行星运行的参照物,提出了当初科学性的“地心说”。哥白尼以太阳为“静止不动”的参照物,提出了“行星轨道是正园线”的科学性“日心说”。开普勒提出的“行星椭圆轨道”虽然又使科学前进了一大步,但他与哥白尼的正园轨道同样是封闭的。封闭的行星轨道表示了循环与永恒不变,这可能吗?难道世上一切真是上帝安排好的吗?难道行星就没有生老病死的新陈代谢了?不可能。任何能够被指定的“事”“物”均一定会有“起始”和“终止”。例如:地球、太阳、太阳系内的行星、银河系内的一切行星、及其远远大于银河系的不知名星系内的一切“事物”,凡是能被指定的一切星球与事物均一定有开始与结束的时候。
雷元星先生的新科学理论说得好:一切宇宙天体都在向其引力中心坠落。太阳对行星的静电引力与磁力是行星绕日公轨的第一原因,但是行星并不在绝对真空中运行,因为在它们的公转轨道上,有大量等离子气体、游离气体、太空尘埃、冰粒以及其它小型物块(流星),它们会对行星的公转构成阻力,这就意味着行星不可能永恒地守候在同一个轨道层,而是不断越过原来的轨道,而向太阳螺旋运行靠近,最后坠落于太阳之上。 ……。雷元星先生还论证了:“行星在螺旋轨道上的匀加速运动……”。
托勒密“地球静止”了的“地心说”,比起“有十八层的天地”与“盖天说”要科学得多。哥白尼“正园行星轨道”的“日心说”推翻了托勒密的“地心说”伪科学理论,使科学走上正道。开普勒的“封闭椭圆行星轨道”纠正了哥白尼的“正园轨道”使科学前进了一大步。雷元星先生的椭圆不封闭螺旋线行星轨道的创建推翻或纠正了科学先辈们的误处使科学走向真理。
但是,在读者们捧读雷元星先生的新科学理论书本之前,怎样简要地说明雷元星先生《大螺旋》理论的科学性确有一定难度。现试用两件实物来举例说明问题,唱片上有一根平面螺旋线从唱片的边沿向中间一圈一圈地盘旋,还有一个是一头为大圈而另一头为小圈的沙发弹簧是立体螺旋线的。地球和太阳系内的行星们在围绕着太阳这个引力中心作不封闭的椭圆形螺旋线坠落式盘旋着,而太阳自身及其银河系内的其它行星也在向它们的引力中心“银心”作不封闭的椭圆形螺旋线坠落式盘旋着,同样“银心”本身也在向它自己的引力中心作不封闭的椭圆形螺旋线坠落式盘旋着……。可见平面正园形的唱片不容易说明问题,因为雷元星的螺旋行星轨道不是正园的,也是椭圆的只是不封闭的螺旋线;因为地球在随着太阳的运行方向盘旋着运动,所以是立体的,把沙发弹簧制成椭圆形的螺旋线并且不能竖直,要带有点弧形弯曲(这表示受到了太阳在围绕银心盘旋运动的影响)。
由于雷元星的“行星在螺旋轨道上的匀加速运动”原因,螺旋线的每一圈之间距离在慢慢増大。从沙发弹簧或者唱片螺旋线每一圈的距离去看,从外向内,从大圈向小圈方向看,以圈与圈向引力中心排列如下: ……0.21R;0.22R;0.23R;0.24R;0.25R;0.26R;0.27R;0.28R;0.29R;0.30R;0.31R;0.32R; ……这就是说,行星(地球)距它的引力中心(太阳)越远,螺旋线之间的距离就小,行星(地球)[{太阳}]距它的引力中心(太阳)[{银心}]越近螺旋线之间的距离就增大些。
所以说,天文观测到“很多星系都是正在远离太阳系,并且远离的速度不断增大”就不奇怪了,因为地球人科学工作者的天文观测都是在地球上向遥远的行星作观测、测量、计算的,每一次观测到的成果相比之下的数据表明那些行星在远离我们(地球)[{太阳系}]。这证明地球每年与火星的距离在增大,这同样证明了金星每年与地球的距离也在增大,这个天文观测依据不仅不能证明“宇宙在膨胀”,而是这种天文观测到“很多星系都是正在远离太阳系,并且远离的速度不断增大”的事实依据刚好证明了雷元星先生行星《大螺旋》理论的科学性和正确性。
那么是不是在宇宙中所有的行星均在向我们(地球观测点)远离呢?决不是。但可以说有90%以上的、有99%以上的、甚至于可以说有99.99%以上的行星在远离我们。哪怕把我们地球上的天文观测点搬移到宇宙中的任何其它行星上去作天文行星的观测、测量、计算的话,其观测结果均同样会是行星们在远离的事实。其实这些行星们在远离的观测事实,决不是宇宙空间在膨胀的原因,而是雷元星先生关于的“一切宇宙天体都在向其引力中心坠落”和“行星在螺旋轨道上的匀加速运动”所形成的必然性结果。
为什么不能说有100%的行星在远离我们呢?是因为在宇宙中有着极少数的行星在向我们靠近。就安我们现住着的地球来说,就有两种(其实对于其它星球来说也是这两种):一种是我们地球的引力中心是太阳,以及太阳的引力中心银心,及其银心的引力中心……;另一种是以地球作为引力中心的星球,如月亮、人造卫星、没有飞出地球引力范围的火箭、导弹、飞船等,及其已经在地球引力范围内的一切太空游离物质。
月亮是不是每时每刻在向地球坠落靠近呢?地球是不是每时每刻在向太阳坠落靠近呢?月球向地球坠落是每时每刻的,地球向太阳坠落也是每时每刻的。只因为螺旋轨道不近似于正园,雷元星的行星轨道是近似于不封闭的椭圆形螺旋线,并且行星们的引力中心并不是在“椭圆螺旋轨道”的“正中心”,行星们的引力中心均是在偏心了的“椭圆焦点”上,所以月球也有远离地球的时候,地球也有远离太阳的时候。读者可以去自己画一个椭圆的不封闭螺旋线,并点上其中一个焦点作为引力中心,从每一圈的总体上可以看出坠落性质的靠近是肯定不变的。
濮青松 2005年5月3日于北京相对论研究联谊会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