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的意思:感冒千万不要滥用抗生素!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欧普网 时间:2020/01/27 20:24:48
一、感冒须知:

1、感冒千万不要滥用抗生素!这在国外是被严厉禁止的,在美国对抗生素的管理比枪支还严。因为西医理论认为,抗生素对病毒感冒不但无效,而且会有副作用。国内医院滥用抗生素退烧,实际上是破坏了人体免疫力,使免疫系统无法抵御外邪,使病气深入而加重了病患。表面症状虽然暂时消失,但不久必然出现更严重的内脏功能失常症状!
   2、受寒感冒发烧,无论用任何凉药“退热”都是错误的,这是“释邪攻正”的“投敌卖国”行为。发热是身体抵御寒邪,努力使寒邪外散的正常抗病反应,汗出则热退,这过去在民间属于常识,老太太都会用姜汤(生姜红糖水)(辛甘化阳)治感冒。但是现在都只知道退热,殊不知这种退热的性质等于投降,就像当年的满洲国一样,虽然没有枪声,实际上国土已经沦陷,东北人民已经变成亡国奴了。凉药——西药基本都是;所谓清热解毒等不对此症的中药也是。
   3、感冒应分六经治疗,《伤寒论》是治疗一切感冒的经典。感冒初起都是从主一身之表的太阳经入,太阳病的主方有两个:一个是桂枝汤,一个是麻黄汤。一个治的是伤风,一个治的是伤寒。伤风正气外散,有汗;伤寒邪气内敛,无汗。伤风身软,伤寒身重。两者共同的特点是“头、项(后颈)僵痛而恶寒(怕冷)”。
   4、所谓的“风热感冒”大多数时候只是主观想象,只要天是寒的,就不会有所谓的风热。说发烧能够导致肺炎脑炎等同样也是一种主观想象,是以讹传讹道听途说的结果,真热的阳明证是不会在太阳受邪的阶段出现的。而夏季的中暑与通常感冒性质不同,中暑为受热汗出过多,伤津虚脱所致。中暑得凉则解,感冒得凉则重。感冒的性质通常是寒性的,不可雪上加霜,这在大众之中应该成为常识。
   5、感冒莫轻用药,能受先受,让身体自己调节,或助以自然疗法(后有略举),不行再按症状选下方服用。尽可能不吃药。较重感冒亦可不药愈之。
  二、治疗方药:(单位:克) (若有轻微感冒,可煮生姜大枣红糖水代药)
  
   1、桂枝加附子汤:感冒发烧,头痛,出汗,怕冷,腰酸重,鼻鸣干呕。
   桂枝8,白芍8,炙甘草5,黑附子6,生姜3片(切),大枣2枚(掰开)
   开水泡服,早七时,下午四时,晚睡前各服一杯。四剂。
  
   2、麻黄理中冲剂:感冒发烧,头痛,身痛,骨节痛,无汗,喘,饮食难入。
   麻黄7,桂枝8,炙甘草5,杏仁4,白术5,党参5,干姜5,黑附子5
   开水泡服,早七时,下午三时各服一碗。二剂。
  
   3、加味小青龙汤:感冒被凉药误治,热退后咳嗽不止,饮食减少,痰喘。
   麻黄7 (4),细辛3 (2),黑附子6,五味子4,陈皮4,半夏4,茯苓5 (4),白术5,干姜5,炙甘草10 (5),桂枝8,白芍3 [括号内数字为小儿方用量,其它量不变]
   四碗水煎剩二碗,早七时,下午三时各服一碗。四剂。
  
   4、桂枝二陈汤:感冒出汗,打喷嚏,流鼻涕,鼻塞,有痰。
   桂枝8,白芍8,炙甘草5,陈皮4,半夏4,茯苓4,生姜2片,大枣1枚(掰开)
   开水泡服,早七时,下午三时各服一碗。四剂。
  以上四方,病症消即停药!不必吃完。
  5、感冒治愈后,仍有食欲不振,精神不足,肢寒怕冷等阳虚症状的,改用附子理中丸调整。大人早午饭前各服二丸(大蜜丸),小儿各服一丸。
   6、其他经的病症已不属于普通感冒范畴,通常感冒初期不经误治不会出现里证,若出现少阳阳明或三阴证,知犯何逆,随证治之。情况复杂,可来问诊,患者及家属不要轻易擅自用药。
  
   O要点:有汗桂枝汤(1号),无汗麻黄汤(2号),这个是关键,不要执着于痰。无汗有痰小青龙汤(3号),有汗有痰桂枝二陈汤(4号)。麻黄附子细辛汤(方见下)有汗不能用。
  三、答问:
  [先生给的治感冒的药方多是有发烧症状的,如果要是还没有到发烧的地步只是鼻塞、头痛、打喷嚏、流鼻涕、嗓子痛、舌苔白腻、口中有腻感无味、四肢无力等症状时,该如何用方呢?]
  麻黄附子细辛汤:麻黄3,细辛3,黑附子6。开水泡服,早七时,下午五时各服一碗,二剂。 该方慎用!务辨准症。此即上所说“不属于普通感冒范畴”的情况。
   [我有时并未感受风寒,只是和感冒的人在一起说话,而被传染,这种感冒是什么类型呢?一般并没有发热,只是鼻塞或有咽痛,病机治法如何呢?]
  这种无热的往往是更严重的少阴证。麻黄附子细辛汤所主。
  [俗称因受风寒所致的腹泻的治法] 太阴证,附子理中丸。
  四、自然疗法:按摩是重要、可靠、较安全的退病手段。有咳、发烧、头疼、背僵,可用牛角刮板刮后颈(向下)。肺憋、咳、咽不适,揉按右臂尺泽穴,一直揉开。头背痛等可以木棒敲左小腿肚(承山穴)和小脚趾外侧。揉按风池穴、热水烫脚、艾灸大椎穴等。
  禁忌:尽量不饮食生、冷、油、腻之物;忌牛奶;不宜受凉。
  五、美国专家眼中的中国式“退烧”“吊水”
   1991年7月的《人民日报•海外版》刊登一篇“在美国求医”的文章,作者是美国马里兰大学医学院的访问学者。他赴美后不久因“感冒发热”去医院急诊:“经过全面检查和抽血化验,医生诊断是流感”。作者抱怨:“医生只开了一张处方,由我们自己去买了一小瓶不需要处方就能买到的自用感冒药。”
   次日他未见好转又去就诊。“一位美籍华人医生查阅病历、仔细检查后说:‘昨天你来,他们未作处理,这是属于病毒性流感。’”“我请求医院给予退烧针和输液,这位严守职责的医生回答:‘中国才作这样处理,美国没有退烧针。’”
   发热是机体的一种保护性反应,一般只在过高热时才可能损及神经系统,出现意识障碍。所以,Schmitt 把家长对儿童发热的过分担心称为“恐热症”。处理发热的关键在于诊断,而不是急于退热。
   六、案例:作者 乐未央 时间: 2005/10/31 16:16 我女儿,九岁,上个星期其所在班级发生流感,90多人中陆续有二十多人发病,我女儿亦得,星期一晚上发热40.7,无汗,头疼,不思食。因为无中药,给予安乃近片降温至38.5,到星期二上午又高烧40.5,我急到药房按照感冒须知抓了二付麻黄理中汤(大人的药量),第一次给了半碗的量,服后一个小时出了一点汗,体温下降到39.0度,3个小时后体温38.0度,到了晚上还是38.0度,继续服剩下的,给予了一碗的量,服后40分出汗,体温回复到37度,并恢复了饮食,晚上喝了二碗稀饭,因为怕出汗过度加了白糖。星期三正常去上课。只一付麻黄理中汤就完全恢复了。我女儿其班级所发病的学生除我孩子一人外我所知道的都去了医院输液,一般是二-四天才恢复,个别的过了一个星期到今天还未去上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