潍坊市文化艺术中心:[红楼品读]读红入门之七:情僧录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欧普网 时间:2019/10/23 01:09:55
        “情僧录”是曹雪芹给小说的第二个书名。说那补天石下凡后,过了几世几劫,有个空空道人访道求仙,经过大荒山无稽崖青埂峰下经过,看到那块大石,他身上字迹分明,记着自己入世后的经历。经历之后,还写了一首偈:无材可去补苍天,枉入红尘若许年。此系身前身后事,倩谁记去作奇传?
  从偈中看,石头是希望有人将人的故事抄去人间,问世传奇的。他也反复向空空道人表明这个志向。那石头是怎么记自己的经历的呢?他身上记的,是自己的坠落之乡,投胎之处。还有家庭闺阁琐事,以及闲情诗词。但是,其中朝代、年纪却失落无考。空空道人因此质疑道:这故事写的有几点不妥,一是无朝代年纪可考;二是无大贤大忠理朝廷治风俗的善政。不过是写了几个异样女子,但他们又没有历史上班昭蔡文姬那样的德能。这样的故事,只怕难以有人感兴趣,也难以流行开来。
  石头笑着说:小说的朝代年纪,想加上很太容易了。历来的野史小说,甚至是才子佳人小说,都言之凿凿地标明了朝代、地名等信息。可是,谁信呀?有意义吗?还不如不写的好。认真写一套自己的事体情理就行了。石头的话,就是作者的话。他不过是作者的代言人。当然,不标志朝代与地名的另一个原因,作者不曾明说,他写的是千余年的封建文化,不是一朝一代的事。其中那个国朝,就是以假(贾)为贵。靠假(贾)氏宁国荣国的朝代,就是整个中国封建文化史。所以小说中的地名、官名等,各朝代都有;语言,南北古今方言,也都混用。原因正在于此。但曹雪芹不敢说他反封建,反传统。怕招致文字狱祸,也是怕一些打着爱传统名号的人,封杀他。
  石头还说,空空道人嫌他不写那大忠大贤的故事,朝廷治理的善政。可是,市井俗人爱看那个人,实在少。大家更爱看些适趣闲文。而且,历史以史为幌子的野史等小说,有几个是写善政的?大多是借着名人的名号作噱头,作些讪谤王侯将相的勾当,或是编靠人家的妻妾的故事,以贬损人家。这样的写法虽然会吸引有些人的眼球,但是却是对读者不负责任的。这样的事,他是不肯干的。
  石头说,更可恨的是,世间有一种风月笔墨,淫秽污臭,屠毒笔墨,坏人子弟,不可胜数。而佳人才子等书,又千部共出一套,毫无新意。而且其中既写到私定终身,就不能不涉于淫滥。最后定成了满纸潘安、子建、西子、文君。其写法都是假拟出男女二人名姓,又编了一个在其中使坏的。连其中丫环都开口就之乎者也。人们忽离忽遇,故事编得荒唐得没边,完全不合情理。而他自己的故事,不肯学这些套路。其中的人物们,虽没有那些小说中人被吹得那么神,几岁就贯通百家,出口出章。甚至女人们也能进出朝堂。但是他们的事迹原委,也可以消愁破闷的。至于人物间的离合悲欢、兴衰际遇,完全是追踪蹑迹,不敢稍加穿凿的。他坚持不肯为迎合读者口味,作失真的写作的原则。
  石头一直强调的,是什么呢?它的意思,是说一部《石头记》,不是才子佳人小说,别把宝黛关系作那样的理解;更不是风月文字,别说宝玉是个好色的,与诸女儿都有暧昧关系的人。那是作者更看不起的故事套路。第三,作者坚持的写作标准,是非常高的,是完全求实的。但是其中真实的,不是人物,不是地名,不是时间,而是人物间的事迹故事背后那个事体情理。所以,我们读的过程,也不必去论人物是谁,地名在哪,发生在哪朝哪代。只认真看故事背后的事体情理,就行了。这一结论,前面有“石头记”“风月宝鉴”两个书名的解说中,已经提到了。这里只是重申。
  看懂了其中的情理,会怎么样呢?石头说,当时的世间,有两种人。贫者和富者。贫者总是为了求生而痛苦;富人又总是汲汲于贪淫好色、好货寻愁。要是他们都能认真来看这本书,定然会从那些痛苦中解脱开来,省了些无谓的烦恼,更不会自寻烦恼。世间将省多少口舌是非之害,人们将少多少腿脚奔忙之苦,省了多少寿命筋力。
  那空空道人听了,将书再检阅一遍。感觉其中虽然大旨谈情,但是也不过实录其事,不是假拟妄称的,又毫不干涉时事,就将书从头至尾抄了回来。一个“实录”,标注了作者的现实主义创作方向,也点明了他的创作标准之高。而毫不干涉实事,说明作者写的并不是什么康熙乾隆时代的故事。他抄录回来,完成了石头欲借此“问世传奇”的心愿。
  作者说,那空空道人从此以后,因空见色、由色生情、传情入色、自色悟空,改名为情僧。这本《石头记》,就被称为《情僧录》了。
  空空道人的转变可真够大的,能从道人,变成僧人。由一切皆空只寻求飞升为仙的道家思想,变成慈悲为怀普度众生的佛门中人。这可是一部《石头记》的功劳。可是,作者是宣扬佛家思考的吗?当然不是。佛门是戒痴戒嗔的,是不谈情的。但作者不戒这些,他笔下的人,尤其是宝玉黛玉,都是深于情笃于情的。所以,空空道人所皈依的,并不是佛教,而是情教。他作为《石头记》的第一个读者,承担的,就是弘扬情法、以情渡世的重任。这与佛门弟子相类。所以借名为僧。
  空空道人的转变阶段怎么理解?是从将现实一切看作虚空,不值得挂怀,转而爱上了书中人与事,这就是生情。当他有了这份情怀,就感觉到了人间一切的美好,这就是看到了色。当感觉到人间的美丽后,就悟到了人的属性中最重要的那个情字。这个情字是小说表面文字所没有的,所以称为空。这和我们在《风月宝鉴》里讲的看骨架,是同一意思。这个情,就是作者前文所说的每个故事背后的“事体情理”,是他的小说的中心理念。宝玉被号以“情不情”,黛玉被称作“情情”,作者给小说中人物的排序表,称为情榜,原因就在于此。而只有在无中看出这有来,才读得懂《石头记》。而作者一直强调“问世”一词,第一回中连用了两次,是借的那个著名的典故——问世间情为何物。空空道人正是明白了这一点,才会变成情僧。        看到有人解《红楼梦》,就拿一堆清代史料啥的贴呀贴的,觉得吓人。要是读一篇作品就得拉那么多史料,那看文学岂不是太累了。一般人还有资格和胆量读书吗?多拉点野史,对我们借读书达到个性成长的目的,有帮助吗?那种路子,更像是调侃作品,并把这调侃当热闹表演给别人看。鲁迅说中国人看啥都是看戏,都不是看现实和看自己,可能就指的这样的解读方法。曹雪芹早已明白地说他不是写的时事,我们从中看他要写的理念,才是正路。一篇名作吸引和打动人的力量,肯定是他作品本身、在作品内在的东西。非要从外面拉了所谓学问贴皮上作膏药时,就走偏了路了。也就失去了读名著的意义了。  
[红楼品读]读红入门之七:情僧录 [红楼品读]读《红》入门之五:红楼梦 [红楼品读]读《红》入门之六:大观园 [红楼品读]读《红》入门之二:“石头记” [红楼品读]读《红》入门之三:风月宝鉴(待续) [红楼品读]读《红》入门之四:金陵十二钗 [红楼品读]读《红》入门之一:真事隐、假语存 [红楼品读]揭秘红楼梦焦大醉骂之谜 [红楼品读]红楼人物中有没有曹雪芹寓意的“补天之材”?(十九) 【闲侃红楼】贾府后来“中兴”了吗? (闲侃红楼之七) 做人要像水浒,做文要学红楼----读 红 楼 水 浒 [红楼品读]袭人职场打拼本领之五:聪明的站队(32) [红楼品读]袭人职场打拼本领之四:漂亮的进言(30) [红楼品读]袭人职场打拼本领之三:精审的博弈(29) [红楼品读]袭人职场打拼本领之二:适度的冒险(28) 读红楼赏名曲 [红楼品读]戏侃红楼的丛林法则(四五) 红楼别样红_连载 [红楼品读]小丫头篆儿跳槽之谜——宝玉对邢岫烟的那份柔情(25) [红楼品读]小丫头篆儿跳槽之谜——宝玉对邢岫烟的那份柔情(25.1) 透长安之傻瓜七政讲座一:星座入门 张子林书法 收藏 【红学探轶】《土默热红楼历史十讲》之七:历史假托 闲侃红楼之四十七《红楼梦》四大家族的相互“倾轧” 闲侃红楼之七《红楼梦》贾府后来“中兴”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