潍坊市民文化艺术中心:吴家龙:心眼里“长”文化的站长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欧普网 时间:2019/10/23 01:19:48
■城市纪事 吴家龙:心眼里“长”文化的站长 这就是全省最大的乡镇综合文化站 吴家龙说,我就是想一门心思干文化的事。

    ■摄影、撰文\傅建设

    

 

 

吴家龙:心眼里“长”文化的站长

傅建设

【核心提示】盛夏时节,两次走进太白镇,有幸认识了心眼里“长”文化的文化站长吴家龙,结识了一批热心农民文化活动的骨干,见识了公共文化服务在一个乡镇焕发出来的夺目光彩。

吴家龙从小就热爱文艺,演小品、讲故事、做主持,写书法,样样在行。他是马鞍山市第一批乡镇文化站站长,也是这批站长里唯一到现在还没有改行的一位。

他亲历了农村文化的变化,感触很深。

“农民的日子一年比一年好,衣食住行、孩子读书、卫生保健等,都在向城里人看齐。与此同时,农民对精神文明建设有着强烈需求。我常常想,‘站’起来就不能倒,要让先进文化去占领农村的文化阵地。”

依托“太白文化”的丰厚底蕴,不断加大农村文体阵地建设,开展丰富多采的文体活动,让人民群众走向文明高雅,为新农村建设注入强大的精神动力,实现“美丽、富裕、和谐、幸福”新太白奋斗目标,成了他的梦,他的永无休止的追求。

一、他的“站”龄26了

吴家龙,个矮,精瘦,属于那种骨头缝里长肌肉的人。

也许是干文化站长的缘故,嘴皮子利索,张嘴闭嘴蹦出的都是“龙舟赛”、“荷花节”、“广场文艺演出”、“农民春晚”之类的一个又一个带有农村文化味的字眼。

在马鞍山市乡镇中,像他这样“站”龄的文化站长也就独萝卜一个。

    在他这里的经验之谈比比皆是——

比如,在他眼里,当一个出色的文化站长起码条件有三:一要热爱,二要会组织,三要有个好领导。

再比如,文化站要搞出名堂,少不得“五有”:有组织,有骨干,有活动,有平台,有载体。

又比如,文化站的活力哪里来?那就是不能被动应付,要有“造血”功能。阵地活动是关键,除了把门打开,还要组织活动。

他说这些话,我信。

他这人是台下能当总导演,上台能主持节目、表演小品,还能写会画,尤其擅长书法。据说还在县老年书法家协会当个什么副主席,在民协、音协也有名头,他本身就是一个名副其实的“文化人”。

说来话短,吴家龙最初是从龙山桥镇起家搞文化的。他在那里当站长,把十里八村的农民文化活动折腾的风生水起。

“央视的春晚你看都看烦了是不?乡村春晚你可没见过,那叫一个热闹。从87年开始,我连续五年腊月廿七、廿八,在镇上剧院举办龙山桥镇农民春节晚会。”

当时1000多人的剧场爆满,连过道里都插不进去脚。他是导演、主持、小品演出样样来,干的一身劲。老百姓喜欢看他演出,封他为龙山桥的“明星”、“笑星”。

“‘九龙闹钢城’也是我的首创。那是连续三年,我带着龙灯、秧歌、旱船队进县城、到市里拜年表演,展示新农村的风采。书记、镇长也跟着队伍助威呢。”

说起这段经历他是最快活不过的,眼睛也变亮了,神态十分陶醉。

二、农民文化活动要有“农”味

2004年,原太白乡、新桥乡、龙山桥镇合并为现在的太白镇,他虽然还是干着他热爱的老本行,但其精气神却是大了去了。

也是从那时起,太白镇开始推进农村文化阵地基础设施建设。如今全镇14个村共建设17个农民体育健身活动场所,14个村级文化活动室或农家书屋。28个文体队伍,骨干2300多人在这些阵地上上演着一幕幕活剧。

尤为让太白人自豪的是,今年2月投入使用的太白镇综合文化站,是目前全省最大、功能最完善的乡镇文化站。占地面积13337平方米,拥有13个活动室(馆)、9个工作室、5块户外活动场所。

“现在村村有了搞文体活动的场地。我们也有不少土生土长的“能人”,吹拉弹唱、打球练操跳舞都能来几手。我曾听过不少人感叹农村文化的贫乏,但在我们太白镇却是红红火火,人们的‘幸福指数’要高得多。”

2006年和2008年,太白镇举办了两届农民文化体育节,竞赛项目多达29个,参加人员3500多人次,观众近3万人次。今年要办第三届了。

吴家龙担当的都是总导演的角色。“我们现在重点打造农民文化体育节,每一届都有主题、有特色、有创新。”

在项目设计上要农味十足,像什么“农民诗歌吟诵”、“整扁担”、“负重赛跑”,等等。

农村搞文化体育节,就要有本乡本土的特色,农民才喜欢。你叫他去打高尔夫、玩斯诺克,那不是扔“炸弹”吗?

这些天,老百姓跟盼望过节似的,老在问我,今年什么时候办。

我说,你们放心,到时候一定会送上丰盛的文体大餐的。

今年的文化体育节,吴家龙又在策划创新之举了。

“除了我们自己的传统节目外,还要加一些外地元素,把“文体蛋糕”做大点,让大家都来太白镇品尝一下农村文化大餐。”他说,前两届都是自己玩,今年要有突破,既要“走出去”,也要“请进来”,使农村文化活动更加巩固,更加丰富,提高文体节的水平,打响太白镇的文化名片。

“站”龄长、见解深,人脉熟,又干出名堂了,说着话的当儿,他也会“豪言壮语”起来:“我跟你说,有文艺骨干参与,有镇政府提供必要的经济支持,我不是跟你吹,不出三、五天时间我就拿出一台有品位的节目。”

三、他让我们找到“家”的感觉

侍光明是镇篮球队长兼教练、威风锣鼓队副队长。

40岁不到的他,一身运动装打扮,相当阳光、风趣、善谈。说起打球、擂鼓的事很是兴奋。

“我打球16年,擂鼓6年,先是在龙山桥那边,现在打到了太白镇这里,说来都是吴站长领上的路。”

先说打篮球吧。从开始的散兵游勇,像没妈的孩子,到如今成了威震省、市、县的农民篮球队,奖杯奖牌拿了一大摞。想当年,要不是吴站长逼着我拉起农民篮球协会这个套,早八辈子就散伙了,哪里有今天太白镇农民篮球的辉煌?!

威风锣鼓队的由小到大,从弱到强也是这样。刚开始,吴站长买了锣鼓家什回来,我们也是敲得没样子。在操场上训练时,那鼓声敲出来的动静就跟打了败仗似的。吴站长就找来鼓谱,硬是陪着我们反反复复敲了三个多月才打熟悉。现在玩出花样了,一边敲鼓,还要做动作,变队型。参加县农民灯会表演,中央电视台还专访了我们,上了“新闻30分”呢。

如今,太白镇威风锣鼓品牌打响了,被列为县里灯会保留节目,也是从县市一直擂响到省城合肥。你看我们威风锣鼓的声势大不大?!

爱好写诗歌的任元良老先生今年虚岁70。那天,他正在当涂城关的儿子家吃中饭。吴站长一个电话打过去,说是有作家要采访。他放下碗筷,就叫儿子开车把他送过来了。

“现在这日子过得愉快,我人老心不老,还‘老夫聊发少年狂’,把儿时的写诗瘾过了一把。”

“农民诗歌兴趣组”,你在哪个乡镇听说过?在太白镇就有。也是吴站长想得周到,把我们这的20多个诗歌爱好者组织起来,订诗歌杂志,办诗歌吟诵会,还要为我们创办诗刊,出诗集。

这两天,吴站长还在催我交诗稿,要我准备参加第三届文体节诗歌吟诵呢。

“我们这些文体骨干常在一起交流,大家都讲,能生活在太白镇,碰上吴站长这样的当家人,真是一种由衷的幸福。你在别的地方,你可能找不到这种氛围,没有那种‘家’的感觉,而在太白镇就有。”侍光明这样说。

四、“我就想一门心思干文化的事”

作为太白镇的文化“当家人”,吴家龙在与我谈话、喝酒时,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我就想一门心思干文化的事。”

我理解这个“文化”人的喜悦和执着。而在他这里,近乎成了一种固执与痴迷。

“文化站就跟我家一个样,一周七天,我天天上班都不觉得累,推进先进文化占领农村文化阵地的活儿太多,太紧迫了。”

前面那个“健身广场”你看到了吧。现在每天晚上是热闹非凡,有三四百人在这里活动。人们八小时以外有了跳舞、健身、纳凉的好去处。我看了真的很感慨。你不知道,早些年我们这儿农民想跳个舞,都要骑着车子,跑上一二十分钟,到城关、到姑山矿才能过上一下舞瘾。

“这样的广场还要建几个,让公共文化场地占领棋牌室,提高农民文化消费的档次。”

我看着对面的他,越来越觉着他是一个从心眼里都“长”文化的站长。

   “今年6月底,省市领导到文化站视察后,都希望我们加强管理,发挥作用,争创全国先进文化站。你看,领导是鼓励也是鞭策啊。”

走在“村村通”的大道上,步履轻快的吴家龙充满信心地说:“干不完的文化活,让我越干越快乐。” 

【延伸悦读】

    乡镇综合文化站工程,是政府举办的提供公共文化服务、指导基层文化工作和协助管理农村文化市场的综合性公共文化机构。较传统乡村文化站不同,新建的乡镇综合文化站更加突出“综合”二字,注重把文化娱乐、体育健身、农家书屋等活动内容整合起来,以形成相对集中的文化活动中心。

  据马鞍山市文化委提供的信息,截至今年上半年,全市18个乡镇的综合文化站已全部建成并投入使用,率先在全省实现综合文化站镇(乡)级全覆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