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科检查医院:痴人说梦(灵珠子的修炼历程)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欧普网 时间:2019/09/20 18:44:08
     (友情提示:本文所涉及到的内景及外景皆为梦幻泡影,莫执着。一切皆是现象,一切都会过去。无论你曾经是什么,你现在是什么,或者有人说你将来是什么,都不可执着。活在当下!)
 
        我是一个已经死过两次的人了,感谢上苍给了我第三次生命。现在,我还能活在这个世界上,感受到大自然的鸟语花香,我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我是一名气功爱好者,修炼气功整整二十年了。 
  1988年的秋天,那时的我从心里不相信气功,认为那是骗人的把戏。如果有人在我面前谈气功,我一定认为他是个疯子。 
  当时我们学校就有那么一位教师,他整天有点疯疯颠颠的,还说自己会气功。于是别人都嘲笑他,我也同样嘲笑他,尽管我没有说出口,但从心里我确实有点瞧不起他,认为他是个二级神经病。 
  一天下午,我们四个年轻的教师正在学校里玩,这位老师过来了,他说已经学会发功了。我们尽管都不信,但还是装作很信的样子,让他给我们发个功试试。 
  前面的三个人都试过了,他们没有什么感觉。轮到我了,我自然站立,双手向前伸,双眼闭合。这时我突然有一种奇异的感觉,我感到从我的两个掌心分别有两股热流沿着我的胳膊向上跑,一直跑到肩部。 
  我悄悄地睁开眼,看到他站在我的对面,也双手前伸,看样子确实是在发功,他的双掌与我的手相距大约50厘米。 
  我对他说,我怎么没有什么感觉呢。他很生气地说,你怎么会没有感觉呢?然后又重新让我站好,再次发功。这次我感到那股热流更强,一直在我的脊椎骨处相聚。 
  我惊呆了,从那一瞬间我就相信了世上确实有气功,而且真的很神奇。 
  放学后,我就向他讨教关于气功的知识,并且求他教我气功。 
  通过交谈,我知道了他学的是当时在中国很流行“中国鹤翔桩气功”。他是从一本书上学的,我要求借那本书看看,但他不借给我,只答应可以将他从书上学来的知识转教给我。没有办法,我也只好答应了。 
  后来我才知道,其实他对于气功的理解是非常肤浅、非常片面的。我跟他学气功,又不完全按他教我的要求去做,在练的过程中加上了我对于气功的理解。如做动功时,要求是眼睛不能闭合的,但我却是完全将双眼闭合。也可能正是因为没有完全按照他的要求去做,所以才能得到比较好的效果。 
  那年冬天的一个夜晚,下了好大的雪,非常非常大,在我印象中是近二十年来最大的一场雪(我好象天生与水有缘分,出生时下了极大的雨)。我练习站桩功,觉得气在体内循环,可是气在体内循环一周才能呼吸一次。随着时间的推移,气在体内循环的周期越来越长,我的呼吸也越来越困难。到了后来,我感到马上就要憋死了,但是根本不能自主呼吸。我感到了死亡的来临,但是没有死亡的痛苦。那时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事已至此,害怕也没有用处了,反正也不是第一次死,多活的这些年是上天赐给的……我的心神极其宁静,可以说是异常地安宁,心脏跳动的声音如同雷声似的响,随后就没有什么感觉了。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至少六、七个小时),醒来后发现自己还是站着,让我奇怪的是完全没有了痛的感觉(只是没有痛觉),不仅手脚没有痛的感觉,就连舌头也没有了痛的感觉,用手掐舌头不痛,用牙咬不痛,甚至用针扎也没有痛的感觉。这难道是死了吗?反正已经这样,先睡觉再说。
 第二天醒来后,说来也奇怪,别人哪儿痛,我对应的部位也同样痛。同时我的思维也好像一下子回到了六、七岁小孩的样子,天真,天真的要命。于是,我周围的人都认为我患了精神病。 
  我更加刻苦地修炼气功,在那段日子里,我的进展很快。我能感受到人和宇宙是相互联通的,感受到了花草树林也是有生命的,甚至能感受到它们生长的气息。站桩时,我感到大自然的气从头顶大量地涌入,一下子来到下丹田。那么多的气怎么才能留住它们呢?何不把气液化成水。这个念头一产生,吸来的气马上凝结成了一滴滴的甘露,滴了下来。用什么把水接住呢?我想到了观音菩萨手中的玉净瓶。于是就好像真的有个玉净瓶在下丹田处,水越来越多,马上就要溢出来了。那怎么办呢?我想到了在瓶下点一把火,把水汽化掉。用火一加热,水越来越少了,最后凝结成了一个金灿灿的小珠子(就像是把水熬干了在锅中形成水锈一样)。真是好玩!
  那段时间,我每天都用同样的方法修炼,珠子也越来越大了。忽然有一天,我感到体内有个小人,仔细一看,那不是自己吗?是孩童时期的我的样子。我像一个大哥哥对小兄弟那样地对待他,有事也和他商量。灵珠子越来越大了,他已经不安心只在我的体内呆了。有一天晚上,我对他说:“你不愿在这儿待,就出去走走吧。”于是,他从我的下丹田慢慢地上升,从头顶升到空中,脱离了我的躯体。从空中,他看到我站在那儿一动不动。继续上升,飘到屋外,我看到树叶在脚下,房屋也在脚下。我来到了一座山,那山好美啊!山上有座寺庙,庙里有座大殿,大殿前有一个香炉,香炉放射出耀眼的金光照耀着我。这是什么地方呢?我心中暗暗思量,这地方真好,以后一定要到这个地方来玩。
  灵珠子回来了,又回到体内。修炼完气功重新思考,这是个什么地方啊?那儿的气息真好。我仔细推算了一下,那儿应该是泰山,内心顿时产生了强烈的到泰山找这座寺庙的想法。
  没过多久,到泰山办事,上午很快把事办完。忽然想起那寺庙,那大殿,那香炉。我打听当地人,在泰山哪儿有座寺庙?他们都说普照寺啊。我迫不及待地来到普照寺,刚过冯玉祥小学,感到气息是那样地清新,一草一木是那样地熟悉。进了寺庙,我一搭眼就看到了脑海中经常出现的大殿、大殿前的香炉,这就是灵珠子看到的那个地方。
  说来也巧,那天没有别的游客,大殿中也没有人。我本来是不信神的,看到左右无人,也不用担心别人笑话,就跪在如来佛祖面前思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忽然,有个声音从我的身后传来:“你终于来了,我的徒儿!”我不应声,头也不回,继续在那儿跪着。
  他看我不说话,继续说。大概说的都是我以前的事情,就象个相面先生似的,可比相面的要准确得多(我从小到现在一次也没有主动相过面)。其中他提到的一件事让我对他深信不疑,他说:“你三岁的时候曾经被水淹死过,在水中你见到了一个有角的东西,那是龙。”
        他怎么知道的,我确实在三岁时被水淹过。我听母亲说,我从小就事多。生我的那天是阴历六月初一,那天下了好大的雨,那雨太大了,可以说是这些年来没见过的大雨。母亲生下我之后就病了,差点就要了母亲的命,东奔西走找大夫总也看不好。就在母亲的病快要不行时,家门口来了个南方人相面的,一个鸡蛋相一次,万般无奈之下,就让他给母亲相了一次。他说母亲的病是因我命大,让我克的,并且给了一个解决的方法。同时还告诫我的母亲,在我三岁的时候要注意不要被水淹。因是独子,母亲特别在意,在我三岁的那年,专门安排我的六姑照看我,并且特别强调不能到水边玩。那年我的六姑也才十五岁,也还小,也很贪玩,玩着玩着,就把我忘了。离我家不远的地方有个大水湾,南北长大约600米,东西长大约300米,里面的水很多。等到六姑玩够了,想找我时,已经找不到我了,问和她一直玩的人看到我了吗,别人说看到我在湾边玩呢。后来我听六姑说当时可把她吓坏了,湾边没人,湾中也看不到人。她都不知是如何找来的人,如何把我从湾中救上来的,只记得我被救活之后说:“湾中有个有角的东西。”据六姑说,当时就连参与救助的人也说,生还的可能性很小了,但没想到还能救活。
        我站起身仔细打量说话之人,身后站了一个和尚,五十多岁,慈眉善目。我一言不发,只是看着他。他也不说了,拿起笔来,在大殿中的一张桌子上铺了一张纸,在上面写了“悟”,然后又换了一张纸,又写了一个“静”,写完之后掉头就走了。大殿中又只剩下我一人了,我感觉那儿的气场特别好,就在大殿中打起坐来。忽然,我觉得不知从哪儿飞来了无数的苍蝇。那些苍蝇落在我的头上,我的头马上有了蜂窝的感觉。四处全是苍蝇,苍蝇密密麻麻地落了一头,它们趴在我的嘴上,钻进我的鼻孔中,往我的眼中爬,在我的耳中闹。我简直难受死了,我真想摇一摇头,把苍蝇吓走。刚想动时,我忽然想起了刚才纸上的那个“静”字,我强忍住自己,使自己一动不动。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苍蝇没了,我的心一下子感到空旷了许多。刚站起身来,就过来一个小和尚对我说:“师傅让你吃饭去。”从此,我结识了云海法师(海灯法师三个嫡传弟子中的关门弟子),并正式拜他为师。我与他朝夕相处三年,我们同住一个房间(我住里间,他住外间),可他的房间却不允许别的小和尚随便出入。他几乎没有教我怎样修炼,我们也几乎没有什么交流,但我从他上身上感悟太多太多了……冬天我随他到山上拾柴,到了山上,我用手折小树枝,树枝比树叶好烧啊。他对我说:“小树枝也是有生命的……”我听了感慨万千。
        1994年,有一位河南商丘的姑娘周国凤(她的天目穴处骨头有一个天生的圆洞,天目穴处只有一层肉皮)来到泰山普照寺,拜云海法师为师。她走遍了祖国的各大佛教圣地(到五台山时,一位主持在冥冥之中知道她要来,特意到山门外等她),已经拜了五位师傅,这是到泰山来拜她命中应有的最后一位师傅来了。云海法师接收了她,但奇怪的是偏偏要我每天陪她一起修炼气功,我们在泰山上整整有三天三夜不吃不喝不睡地修炼,终于在阴历闰七月十五那天晚上,在冯玉祥将军墓前修炼成功。那天晚上,月亮在天空温润地撒播着她的光芒。我们俩所修炼出的气已经可以相互交融,能够通天彻地了。最后,我们把修炼出的气收回来,你让给我,我让给你,大家互相真诚地让给对方。最后相约,就放在泰山上,让他在泰山自由地成长吧。当天夜里我送她到泰山火车站,没想到这竟成了我们的最后一面,她回到家中不久就出家了。这些年来,我每时每刻都在心中思念着她,在心中祝福我这位知心的朋友。
        随后几天,山上突然多了很多道士,他们纷纷到普照寺游玩,还让他们的弟子拜云海法师为师。原来是全国第一届全国道教气功研讨会要在泰安召开,全国各大道教门派都派出代表到泰安参加。到那儿游玩的有北京白云观的主持,还有一位崂山道士马道长……我闲来无事就陪同他们游览普照寺,在陪同那位崂山马道长时,他说:“你看我的眼。”我抬头一看,天哪,从他的双眼中放射出耀眼的金光,就好像是孙悟空的火眼金睛,那金光一射到我的身上,我的脑中就一片空灵了。他临走时说,你可以到科技协会108房间找我(那是会场所在地)。说来也怪,云海法师要到少林寺去,临走时让小和尚对我说三天不准我进普照寺。说实在话,本来我是想到山下找那些道教的人探讨一下气功的,怕师傅有想法。没想到师傅却主动提出来,让我了却了这个心愿。我的身上当时一分钱也没有带,可小师弟坚持按照师父的要求不让我进庙门。身无分文去向高道求法,他会见我吗?好歹前一天山东省气功协会的秘书长来普照寺时对我说恰好是那个时辰去,道长一定在等我。        到了泰安科技协会,我一搭眼就看到了那位崂山马道长,他正在给别人题字呢。他安排徒弟把我领回他的房间108房间,那里面还住着一位老道长,一看就知道非常有道业。他一看见我,兴奋得跟个孩子似的,把我的胳膊拿起来仔细地看,然后又将双手分别搭在我的两个锁骨上用力一扣,我感到全身的骨节都在响,连天灵盖也在“嘎巴嘎巴”地响。他兴奋地说:“孩子,你的骨质太好了,你是个修炼气功的奇才。”
        他从床下拿出一个箱子,从里面取出一个小药瓶,倒出一些药水涂遍了我的全身,身上顿时腾腾地热了起来。随后,他又从床下箱子里取出一个金镜子(或者是罗盘),让我把手放在上面,我在把手放上的同时,感到全身麻麻的,酥酥的,脑中又是一片空灵了。他让我盘坐在床上,闭上双眼。我感到有一股强大的带有一点麻辣的气在我体内来回地穿行,把我全身的经脉全部打通了,或者说是更加拓宽了。等到我回过神来,我感觉有点不对,怎么脚在上,头在下啊?我偷偷地睁开眼,看到满屋都是人,看到一些记者在不停地拍照、不停地录像,看到这位老道士正在专心致致地给我发功。后来,我知道他是来自四川峨眉山的道长,曾经教过气功大师严新。别看他已经八十五岁了,可头发全是黑的,脸色红润,皮肤细腻有光泽。他告诉我,你的气功已经非常有根底,但却没有学习任何功法,是自发的。是的,他说的太对了。马道长好象知道我的师父不让我回寺,就主动提出让我和他与老道长三人同住在一个房间。随后,我们一起参加会议,一块讨论问题,一块研究我的珠子是怎么回事,并且还陪同他们一起游览了曲阜的“三孔”。
        第三天,会议要结束了,我突然萌生了要跟他们走要出家的念头,不愿再浪费我的大好时光了。这时,马道长提出要送我一点东西。他让我静坐,问了我许多问题,本来在提问之前已经拿了很多书放在床边让我带走的,可等我回答完,却只剩下一张纸了。他说那些书已经没用了,让我好好研究这张纸(在以后的十五年里,尽管好奇心有时也驱使着我想看一眼纸上到底是什么,但我深信好奇心会害死人,更信奉“早知必败”的修炼规则。2009年的阳历年,我才第一次打开,原来是《萨祖炼性歌》)。临分别时他劝我:“在四十岁之前,不要说,不要做,只可以用一只眼世界。要娶妻生子,好好孝敬父母。”
  他刚说完不久,我又在另外一个场合遇到了一位黑龙江的道友,她也劝我相同的话。这让我有些为难了。
        我心事重重地来到王母池,刚到门口,就有一位四十来岁的道长对我说:“你是第二次来到王母池,第一次是在三年前的夏天。”我没有表态,但我从心里佩服他说得准,我就生活在王母池边上,但我无事不登三宝殿。他又说:“主持在等你呢。”我心里想:“主持是谁?我没有见过。”我一边想一边走,来到大殿前,这时有个大约七十的老道姑向我招手,让我随她一起来到大殿后一块比较清静的地方。她和我谈了两个多小时,纠正了我修炼中出现的一些问题,也劝我要回家娶妻生子、孝敬父母。这就奇怪了,三位高道在三个不同的场合说了相同的话,我不由得不信。我听了他们的忠告,重新回到了学校。
        二十年来,我一直在不停地修炼气功,并且把这当成一种自觉的行为,我每天都在炼,每分每秒都在炼,甚至连在梦中也在修把修炼气功平常化、生活化。生活何处不是禅,吃喝拉撒皆道中。
        我的灵珠子也在不断地长大,珠子中的小孩已经长成了大约二十岁的大人了。尽管在此期间也有波折,比如我的灵珠子中的小孩也曾在泰山上游逛时被泰山上的老道士抓住,并且夹在腋下带到泰山奶奶面前说:“这个顽皮的孩子偷跑了这么长时间,可让我逮着了。”我哭着不愿留下,最后泰山奶奶说:“罢了,罢了,让他走吧。”所以,直到现在,作为一个泰安人,我从来也没有登过泰山。尽管全国各地的名山大川去的不少,我就是不爬泰山。
我和周国凤在泰山上修炼的那个大珠子,已经可以一分为二变为两颗小珠子了,一颗至阴,一颗至阳,就像是太极中的阴阳鱼。现在这两个小珠子已经可以变为两个小人了,一个是小男孩,一个是小女孩。我们可以一分为二,也可以合二为一。我不知道这个小女孩还是周国凤,我最知心的朋友吗?         我的朋友有一座文物级的观音菩萨座像(是从峨眉山上一座寺庙中流传出来的有几百年历史的铜鎏金座像),我发现那座像没有多少灵气,原因是菩萨的底座和天目似乎被封闭了。我就用身体天池穴中流出的甘露(是我在梦中分别通过了酒色财气的各种考试后被一位上仙给一剑指点出的。同时还送我四十八朵荷花,红、白数量各占一半。甘露的作用极其灵验,我曾经让一位被判了死刑的八十多岁的老人只用一滴甘露就让她起死回生,且活回来后白发变黑发,原来掉了头发的地方重新长出黑发。如果哪位医学专家不相信,我可以提供你地址来考察,那老人还健在。那老人的一个儿子是西医的主任医师,一个女婿是中医院的副院长,连他们都觉得不可思议。荷花的用途暂时保密)去洗涤座像,并用我的四十八朵荷花当作观音菩萨的底座,把荷花养在甘泉中,这时观音菩萨的底座被打通了。
  天目还被封着,用尽了办法也打不开。最后,我拿出修炼二十年才辛辛苦苦得到的灵珠子,将他奉献给观音菩萨,塞入观音的天目,希望灵珠子能帮观音菩萨。在塞入的一瞬间,灵珠子(灵珠子在得到甘泉和四十八朵荷花后原本只能将一颗珠子变为两颗小珠子,他们就像太极图中的阴阳鱼,一颗至阴,一颗至阳)忽然变成了两个小人,一个小男孩,一个小女孩。那个小男孩就是我,我听到了观音菩萨叫他“善财”,她叫的名字是我姓名中间那个字和乳名后一个字的组合。我一下子明白了:我四五岁时,在我村的龙王庙附近遇到一位着一身青衣长得慈眉善目的老太太叫我,让我跟她回家。当时我犹豫不决,但最终还是跑回家了。以前我只记得她叫了我一个非常熟悉的名字,可那名字我从一开始就没有记住。现在我明白了,她叫的就是“善财”。峨眉山上的老道长也曾跟我说过此事,他说如果我当时跟那老太太走就了不得了。
  和观音菩萨交谈了一段时间,她让我回来,并嘱咐我还要“PAN YAN”(不知是什么意思,只记得是这个音)。突然,一男一女两个小孩合二为一,变成了一个二十来岁自己模样的人回到体内。在此之前,灵珠子只有七八岁的样子,没想到一下子长了那么多。
  我把睁着眼看到的事情告诉我的朋友,他说:“真是太巧了,今天刚好有人送了十斤观赏莲,已在院内挖了一个荷花池,还没有种上呢。”巧合吗?巧合吧!
  从此,我感到体内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原来星星月亮在体外,现在却感到他们在我的体内运行。原来不杀生、爱惜一草一木是由于云海法师的教导,不明白为什么,只是认为必须这样做。现在我明白了一草一木都是我躯体的一部分,我当然要爱惜他们。我忽然间觉得什么也不会了,可又觉得什么也懂了……
  灵珠子在成长过程中,也经历了很多磨难。在修炼之初,因一次神识出游,被一只天狗吃掉。但在我遇到云海法师后,他又莫名其妙地回到了我的体内(我猜想是被我的师父暂时没收了)。当他重新回到体内时,我感觉自头皮向下身体一层层地出热汗,那时如果我稍微专注地盯一眼别人的后背,那人就会感觉到那儿极其麻酥,好象有只苍蝇趴在他裸露的背上。还有一次灵珠子在我禅定中到泰山上游玩时被老道长捉住,并且夹在腋下带到泰山奶奶面前说:“这个顽皮的孩子偷跑了这么长时间,可让我逮着了。”我哭着不愿留下,最后泰山奶奶说:“罢了,罢了,让他走吧。”所以,我作为一个泰安人,一个在泰山脚下长大的人,尽管全国各地的名山大川也见过不少,就是不爬泰山。
  2009年的夏天,我在网上遇到我的道长师父。本来那天他要出道观,可他说祖师爷那天要他在网上等我。我们第一次见面,我的脑海中就自然迸发出了他的本命神咒。我念动那咒,从第二天开始进入自然辟谷状态。在我辟谷九天后的阴历六月初一,那天是我四十周岁生日,我第一次徒步登泰山。刚到泰山脚下,五百年一遇的日全食出现了。我双盘坐于上山的路上,既感觉到了宇宙阴阳的和合,也感觉到了自身阴阳的和合。那一瞬间,我思考了二十多年的问题(从哪里来,到哪里去?)终于找到了答案:从哪里来,到哪里去!这时才明白,我原来是那么地贪婪,这些年来,我一直在不断地吸收天地的灵气,来养育灵珠子。我要让他们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想到这儿,灵珠子不见了,他回归了大自然,同时自己的身体变成了一团明亮的光,照耀天地。            心中有佛莫远求,
             莫佛莫远求道德修。
                    求道德修神自在,
                    神自在心中有。注:
  “早知必败”是我一贯奉行的修炼原则,二十多年前刚开始修炼,想看有关修炼的书可没有。后来,逐渐感觉到“知识”是修行的障碍,主动不看有关佛道修炼经典。佛教的经典我只看过《心经》,这还是十年前一个偶然的机会有缘人送我的,可二百六十字的经让我足足感悟了八年。道教经典中的《道德经》我是从09年4月份开始颂读,在我四十周岁以前,没有看过祖师们传下来的丹经及修炼体验,性、命是什么我根本一无所知。四十周岁以后,我才开始广泛地从网上浏览佛道的理论。这时我看吕祖的丹经,就一个感觉:“太对了,就是这样。”我现在只一心静念“南无阿弥陀佛”,这一句“南无阿弥陀佛”便是一切法。当然,最后连这也要……
        本文只写到09年的修炼情况,现在我认为无量光也不可得,连这也不可执着,也要灭度……
  本文大部分内容是摘抄自我这些年来的修炼日记,可能不太连贯,请多多包涵。  近日,我收到很多要求加为QQ好友的信息,更有很多人把我当……一样看待。现郑重声明:我只是一名普通的人民教师,不是医生,也不是什么大师。
        您如果身体有病可以到当地的医院去看,心理有病可以找心理医生。如果您想聊天打发时光可找那些无所事事的人,如果想偷菜就去找志同道合者。
  十年前,我的办公室及家中就上网了,用QQ聊天也只是近一年半的事,上网聊天完全是为了向别人学习。我上网的原则是:不无聊、不游戏、不种菜……
  如果您看到本博客的文章认为是真实的故事,可以加我为好友。那样我可以向您学习,让我们共同探讨、共同提高。假如您认为是骗人的谎话,也没有必要找我声讨。因为本文的题目就是《痴人说梦》,您何必当真呢?      (陈全林先生尾语:本文生动地记述了灵珠子道友二十余年的修炼体验,里面隐藏着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的口诀,也隐藏着佛道同参、性命双修的秘密,以及师父找徒弟的法脉奥秘。喜欢佛道的人可以在文字里面体悟。口诀不一定就是诗句歌赋,而是内在的能引导你悟道的秘意。本文供慧心人一读。也可借此明白前人“神修丹法”法脉,真实不虚,此神修者,一是吾人只元神神修,二则是成道者之真神助修,称加持、称接引,都不外乎有成道者之真神来帮助吾辈、玉成吾辈、接引吾辈。)2008-5-12 02: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