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腹锦鸡的叫声下载:小孩是大人的父亲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欧普网 时间:2020/01/23 21:13:32
小孩是大人的父亲2011-05-25 阅读(251    每个小孩都是大人的父亲。在成长方面,小孩就好比树根,大人就好比树干和树枝,与其说大人比孩子高大勇猛,不如说大人都是孩子孕育出来的。
  
  从童年出发,我们都在世间百态中迷路。无数次的艰辛,无数次的波折,无数次的改变,已经是大人们忘记了自己,失去了自己,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大人们就会有一种深深的惆怅和无边的孤独。对很多大人来说,生活就是一片荒漠,因为他们的内心已经荒漠化了,内心深处扎满了仙人球和荆棘。岁月的力量是可怕的,磨掉了大人们的智慧和信仰,还有曾经的美好,磨掉了大人们的语言天赋,大人们总是说着一些模棱两可的话,含糊不清的表达,嘈杂的交谈,杂乱无章的表情和空洞的笑容充斥在他们的生活之中。
  
  曾无数次回眸,曾经的那个孩子到哪里去了?耳边仿佛又传来了汽笛声和水手的笑语。一次次的迷失,一次次的寻找,一次次在荒漠上喟然长叹,一次次在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中手足无措,仿佛就已经成为了生活的全部。但生活全然不是这样的。佛经里有这样一个故事:从前有一个年轻人很想干出一番事业,很早的时候就离开了自己的家乡到外面闯荡。他走过了很多地方,经历过了很多事情,遇到了很多挫折,最终一事无成,沦落为乞丐。一天傍晚他在一家旅店旁边饿的昏倒在地,店老板救了他,给他吃饭,然后给他洗澡,换新衣服的时候店老板惊叫了起来,这个年轻人身上有一块痣,跟自己失散多年的孩子很像。他们细谈了之后,终于相认了,抱在一起痛哭。父亲把自己经营多年的旅店还有自己的财产交给了儿子,后来儿子在本地娶了老婆,一家人过着快快乐乐的日子。佛经上解释说,那个父亲并非现实中我们的父亲,而是我们进入社会之前,没有被社会污染,圆满无碍的自我本性,也就是童年的时候就具备的圆满法性。很多人终其一生都找不回这个法性,在世态沉浮中漂泊无依,最终客死他乡。从轮回的角度来说,一个人无法镇守住自己的法性就无法在历次的轮回中积累的自己福德,随波逐流,远离福地,从而进入一种恶性循环,这里恰恰就是幸与不幸的分界线,这种隐性的信息会随着遗传基因不断传递下去,就构成了参差不齐的生活。当今社会的乱象,恶性治安事件频发,其总根源就在于中国人的集体意识偏离了最初的方向,走入了歧途,进入了一种无序的、随波逐流、六神无主、疯狂无依的疯魔化状态。个人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下,如果没有坚韧的意志和一定的慧性,必将被社会同化,跟随集体意识悄然前行。而推动集体意识和社会文化前行的恰恰是其背后的集体无意识,也就是国人的法性,这个法性的延续点恰恰就是已经失去的传统文化和传统的人际、伦理关系。
  
  大人自以为已经成熟了,其实是“可耻”地成熟了。很多人都意识到了所谓“成熟”的可耻性和无奈性,然而不得不为之。真的就成熟了吗?未必!无非就是被社会同化了,内在充满了心机城府,经常想着怎么害别人,怎么看别人的笑话,怎么样和别人攀比,怎么样使别人不如自己,怎么样遏止别人的上升渠道,怎么样满足自己的虚荣,怎么样给别人制造麻烦,好在这个时候比别人更顺利。所以很多时候大人们在互相骂架的时候说,某某某就是禽兽,那简直是侮辱了禽兽,禽兽吃饱了就安生了,人吃饱了却不一样。
  
  看看幼儿园的小朋友,我们都应该汗颜:小朋友之间也有矛盾,但却没有大人们之间的冷酷和变态,往往吵架或者打架了之后很快就和好了,大人却不一样,大人们要相互报复,相互伤害,找准机会就想致对方于死地;小朋友之间也有拉帮结派的,但那往往是在玩游戏,几天下来异邦的人也会走在一起,异邦的人出了事,相互之间也会关心照顾,大人们却不一样,大人们之间的拉帮结派的时候,完全是一副奴才相,总是说,我是跟谁谁谁混的,我跟着你混吧,你是跟着谁谁谁混的吧,跟着混的那个人倒了,奴才们往往如丧家之犬,全然没有小朋友们宽广和大度,心理阴暗之程度,远远胜过虎豹豺狼;小朋友之间也有相互嫉妒的,但却决然不会把某些阴暗的心理付诸行动,至少不会破坏那些本就美好的事物,大人们往往见不得美好的事物,即便那些事物与自己的实际利益丝毫没有关系,也往往会横加破坏。
  
  窃以为大人们之间除了“实际利益”以外,还有一种“心理利益”,那就是见不得别人的好。在这种“心理利益”的驱使下,讲道理是相对的,不讲道理却是绝对的,如今社会乱象,大人们的丑恶言行无不受到“心理利益”的驱使。
  
  大人是孩子肉体上的父亲,孩子却是大人精神上的父亲,当大人们的福德与智慧在纷繁复杂的社会生活中耗尽的时候,需要从孩子那里得到重生。摘自美文《小孩是大人的父亲》